<var id="KhQfn"><td id="KhQfn"></td></var>

        2020-07-15 19:59:00

        “把药剂给郑飞了?未完成品?”形貌邋遢的沈琳,站在中心楼顶层的办公室内,拍着桌子质问。

        “没错。”首长点着头,说:“我知道你不会同意,私自给了,他已经被逼上了这条路,没法回头了。这药剂就是他唯一的机会。”

        “你知道这药剂会造成多严重的后果吗?”沈琳一拍桌子说:“病毒没有剥离完全,使用者完全可能尸变。那基地很有可能多出一只进化体!”

        “什么!为什么不早说?”首长脸色一变,腾地站了起来。

        “呵,现在质问我?”沈琳一脸冷笑,低声说:“你就期盼郑飞不会使用药剂。”

        说完,沈琳转身摔门而去。独留首长一人,站在桌前恼火。

        这样大的失误,让他一瞬间失神。

        抱着一线希望,下达命令,立刻派人追赶郑飞队伍,取回药剂。

        只是此时的郑飞已经远在千百里之外。

        东任平拍着林的肩膀,微笑着说着感谢。

        这算是一种认可,暂时的指挥权已经变成了此次任务的全权指挥。

        除非分头行动,其余时间,都是林来指挥战斗。

        半日的磨合,六个人的前方战线已经极为稳固。

        在林的调配下,能够抵御近百只丧尸的攻击。

        当然,前提是开阔平坦的地形中,如果是狭窄之地,他们阵型变化会受到阻碍。

        “百只就是极限,如果过了百,我们六个人的体力跟不上。”

        东任平分析着队伍的情况,简单提了一嘴。

        “不会遇到那种情况,我们现在只是在测试你们的极限。我们的敌人只有一个!”

        林擦着枪杆,顺着东任平的话说。

        “根据情报,任务目标,速度快,力量大,擅长隐匿。由这些简单特性来推断,复杂地形是它的主场。”

        孙润江嚼着一块干粮,拿着几张文件端详。

        “你的意思是我们在空旷的地形和它战斗?”

        宁洪波玩弄着车钥匙,头也不抬地问孙润江。

        “没错,根据目标经常出没的点,我选出了几个地方,你们看一下。”孙润江把手中的文件一放,掏出一张地图,点着雨薇市中心区说:

        “这一片,是繁华的商业区,尸群密度应该极大,想要战斗,就必须在楼顶之上。这里有栋商业大楼,楼顶是停车场。”

        “这一片,是高档小区住宅,战斗地点不在小区,而是这所高中的楼顶。”

        “还有最后一个,行政大楼楼顶。”

        众人听着他的话,都是点点头,表示同意,这些地点的选择,已经无可挑剔。

        毕竟在楼顶不会受到普通丧尸的干扰,能够安心对付它。

        “我们选哪里?”夏源开口问道。

        “学校。”

        开口的竟然是林。

        众人都没说话,看着他,等着林的解释。

        “人少。楼层结构简单。”

        “没错,不管是教学楼还是行政楼,上下结构一成不变,地形上咱们占据优势。而且每间教室都能成为战斗地点。方便咱们周旋。”

        孙润江摸着下巴,食指一直点在地图纸上。

        “问题是,学地处的小区,人流量很大,还有个小吃市场。咱们想要冲过去,恐怕有些难。”

        “简单的话,就不用咱们出来了!”郑飞喝了口水,微微一笑说:“就定在学校!”

        看看日头,算算时间,已过晌午,几人一路赶来,也心力交瘁,所以此时也没人催促赶路。

        钻在破旧的房屋里,看着外面游荡的零星丧尸,分食着林掏出来的牛肉干,有一句每一句地聊着天。

        也不过是聊聊在外的经历,互相吹捧两句,又或者说两句关于女人的事。

        直到日头斜了些,众人默契起身,上了车。

        这一路,定是;刂。

        每个人再上车,表情里没有嬉闹,更多的是严肃与认真。

        他们知道,车子再往前开,需要面对的危险肯定是急剧增长。

        车辆重新停下的时候,天已经黑透。

        周边响起若有若无的嘶嚎。

        沿途小镇中,那些尸群被发动机的轰鸣惊动,一个个晃着身子,向路边扑来。

        当它们行至此处时,车辆却声息全无,只留下几只丧尸腐烂的尸体。

        地面腐肉被分食干净,尸群再度游荡散去。

        “安全了。”

        郑飞将视线从车上收回,放下手中的窗帘,低声说。

        此时七人正挤在一个路边小旅馆的二楼,观望这下方的动静。

        “时间还早,组队清理楼层,不准动用枪械,只能用冷兵器搏杀。”郑飞看着众人,低声吩咐。

        自觉分成了三队,轻轻拉开房门,向着其他房间抹去。

        郑飞和孙润江一队,挑了一间房门,两人眼神对视一眼,搭在门把手上。

        吱呀——

        刺耳声音传来,郑飞手上动作一顿,猛地扯开房门。

        安静的房间内,没有任何响动。

        两人缓步走进,房间除了一层厚厚的灰尘飞扬,再没有任何异动。

        “安全。”

        郑飞握紧刀把的手,缓缓送,对着孙润江说。

        “收到。”

        孙润江的声音从后方传来,两人转身向着另一个房间走去。

        手搭在门把手上,还没等用力,门悄然打开。

        “好像没人。”

        郑飞回过头,对着孙润江说。

        却看到孙润江猛地伸手,抓着自己往后一扯。

        两个人同时后仰跌倒,孙润江反应迅速,手中的钢条一挥,抡在扑下来的丧尸脸上。

        这一耽误,郑飞也反应过来,侧身发滚,手中的长刀一挥。

        刀刃瞬间削掉丧尸半个脑子。

        “他妈的,差点就交代了。”

        “别大意。”

        孙润江没有责怪,提醒了一句,这才缓缓推开了房门。

        房间内有腐臭的味道,正对房门的卧室中,吊着一具尸体,双腿被啃烂,挂在吊扇上,一动不动。

        两人进入之后,这才张牙舞爪地挥着手。

        孙润江伸手一刺,钢筋扎进脑中,丧尸再没了动静。

        “肃清。”

        简单的指令汇报,两人重新出了房门。

        “老孙,刚才多谢。”

        “谁都有个不防备的时候,这次我拉你一把,下次你保不准拉我一把。”

        孙润江摆摆手,示意不用介怀。

        “看这。”

        孙润江推开下一间房门,三具尸体拥在一起,已经腐烂成白骨。依稀可见是一家三口。

        “粮食耗尽等不到救援,一起自杀了吧。”

        郑飞摇摇头,将房门重新关上,还他们一处安息之地。

        每个房门一推开,就是一段故事,或者尸变成为食人恶魔,或者自杀,了却痛苦。

        一行人将这一层楼肃清之后,再次聚首,有几人手中多出些东西。

        “边上有个食堂,里面有七八只丧尸,杀完之后,便寻了些吃的。”夏源晃晃手中半袋米面说。

        “行了,回房间,商议明日的行动吧。”

        他们一行歇息下来的时候。

        基地大门迎来了一队士兵。

        十五六个,一言不发,沉着脸,向基地行去。

        正行至半路,从基地中冲出一个士兵,向着为首之人奔了过去。

        “团长,郑队长被人下了套,被逼接了一个必死的任务。”

        为首的壮汉皱眉沉声说:“说清楚。”

        “那个任务是要前往雨薇市中心,昨天出发。”

        壮汉一手将这名士兵拨开,跨上一辆摩托车,直往中心大楼冲去。

        未过多久,中心大楼上传来了吵架声。

        “我不管你有什么计划!我只知道,他是我的兵,从六年前就是!这次你们的安排我不管,我要将他安全带回来!”

        壮汉双手支在办公桌上,怒不可遏地盯着首长。

        “不行,老师和我已经安排好一切,现在暗中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你,他们的目的就是想让你留在外面!”

        “那你还派他出去?”

        “雷于明他们已经暗地里调查了雨薇市里的情况,丧尸异变进化的事情,他们也有所耳闻。他们用这件事要挟我,如果我不顺着他们的计划,他们将此事泄露,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你应该比我清楚吧!”

        首长也站起身,毫不示弱地说:“他们现在能稳住,就是因为一切都在按照他们的计划进行。接下来,我需要让整件事朝着有利于我的方向走,所以,你的去留便成了转折!陆毅!我希望你能留下!”

        “让我留下?看着我自己的兵去送死?你认识我十几年,我能做出这种事吗?”

        “陆毅,现在不同往日,咱们身上系着数十万的人的性命,要以大局为重!大局为重!”

        原本紧绷的身体,渐渐缓和,陆毅深吸一口气,咬着牙,收敛怒气,转身离开。

        看着那高壮的背影,首长此刻突然觉得,那背影带着萧瑟。

        拉开房门,正要踏出时,陆毅脚步一顿。

        首长以为他回心转意,却不料,淡漠甚至说是冰冷的话语传来,直直戳在了他的心头。

        “大局?像十年前那样?这种事,我陆毅一辈子干不出第二件!”

        威严的脸上,突然满是苍白,一瞬间像是被抽空了力气,整个人瘫软在椅子上。

        那些陈年旧事此刻被掀开,像是愈合的伤疤重新被撕开,鲜血淋漓,撕心裂肺。

        而陆毅,头也未回地摔门而去。

        第六十八章 失算

        “把药剂给郑飞了?未完成品?”形貌邋遢的沈琳,站在中心楼顶层的办公室内,拍着桌子质问。

        “没错。”首长点着头,说:“我知道你不会同意,私自给了,他已经被逼上了这条路,没法回头了。这药剂就是他唯一的机会。”

        “你知道这药剂会造成多严重的后果吗?”沈琳一拍桌子说:“病毒没有剥离完全,使用者完全可能尸变。那基地很有可能多出一只进化体!”

        “什么!为什么不早说?”首长脸色一变,腾地站了起来。

        “呵,现在质问我?”沈琳一脸冷笑,低声说:“你就期盼郑飞不会使用药剂。”

        说完,沈琳转身摔门而去。独留首长一人,站在桌前恼火。

        这样大的失误,让他一瞬间失神。

        抱着一线希望,下达命令,立刻派人追赶郑飞队伍,取回药剂。

        只是此时的郑飞已经远在千百里之外。

        东任平拍着林的肩膀,微笑着说着感谢。

        这算是一种认可,暂时的指挥权已经变成了此次任务的全权指挥。

        除非分头行动,其余时间,都是林来指挥战斗。

        半日的磨合,六个人的前方战线已经极为稳固。

        在林的调配下,能够抵御近百只丧尸的攻击。

        当然,前提是开阔平坦的地形中,如果是狭窄之地,他们阵型变化会受到阻碍。

        “百只就是极限,如果过了百,我们六个人的体力跟不上。”

        东任平分析着队伍的情况,简单提了一嘴。

        “不会遇到那种情况,我们现在只是在测试你们的极限。我们的敌人只有一个!”

        林擦着枪杆,顺着东任平的话说。

        “根据情报,任务目标,速度快,力量大,擅长隐匿。由这些简单特性来推断,复杂地形是它的主场。”

        孙润江嚼着一块干粮,拿着几张文件端详。

        “你的意思是我们在空旷的地形和它战斗?”

        宁洪波玩弄着车钥匙,头也不抬地问孙润江。

        “没错,根据目标经常出没的点,我选出了几个地方,你们看一下。”孙润江把手中的文件一放,掏出一张地图,点着雨薇市中心区说:

        “这一片,是繁华的商业区,尸群密度应该极大,想要战斗,就必须在楼顶之上。这里有栋商业大楼,楼顶是停车场。”

        “这一片,是高档小区住宅,战斗地点不在小区,而是这所高中的楼顶。”

        “还有最后一个,行政大楼楼顶。”

        众人听着他的话,都是点点头,表示同意,这些地点的选择,已经无可挑剔。

        毕竟在楼顶不会受到普通丧尸的干扰,能够安心对付它。

        “我们选哪里?”夏源开口问道。

        “学校。”

        开口的竟然是林。

        众人都没说话,看着他,等着林的解释。

        “人少。楼层结构简单。”

        “没错,不管是教学楼还是行政楼,上下结构一成不变,地形上咱们占据优势。而且每间教室都能成为战斗地点。方便咱们周旋。”

        孙润江摸着下巴,食指一直点在地图纸上。

        “问题是,学地处的小区,人流量很大,还有个小吃市场。咱们想要冲过去,恐怕有些难。”

        “简单的话,就不用咱们出来了!”郑飞喝了口水,微微一笑说:“就定在学校!”

        看看日头,算算时间,已过晌午,几人一路赶来,也心力交瘁,所以此时也没人催促赶路。

        钻在破旧的房屋里,看着外面游荡的零星丧尸,分食着林掏出来的牛肉干,有一句每一句地聊着天。

        也不过是聊聊在外的经历,互相吹捧两句,又或者说两句关于女人的事。

        直到日头斜了些,众人默契起身,上了车。

        这一路,定是;刂。

        每个人再上车,表情里没有嬉闹,更多的是严肃与认真。

        他们知道,车子再往前开,需要面对的危险肯定是急剧增长。

        车辆重新停下的时候,天已经黑透。

        周边响起若有若无的嘶嚎。

        沿途小镇中,那些尸群被发动机的轰鸣惊动,一个个晃着身子,向路边扑来。

        当它们行至此处时,车辆却声息全无,只留下几只丧尸腐烂的尸体。

        地面腐肉被分食干净,尸群再度游荡散去。

        “安全了。”

        郑飞将视线从车上收回,放下手中的窗帘,低声说。

        此时七人正挤在一个路边小旅馆的二楼,观望这下方的动静。

        “时间还早,组队清理楼层,不准动用枪械,只能用冷兵器搏杀。”郑飞看着众人,低声吩咐。

        自觉分成了三队,轻轻拉开房门,向着其他房间抹去。

        郑飞和孙润江一队,挑了一间房门,两人眼神对视一眼,搭在门把手上。

        吱呀——

        刺耳声音传来,郑飞手上动作一顿,猛地扯开房门。

        安静的房间内,没有任何响动。

        两人缓步走进,房间除了一层厚厚的灰尘飞扬,再没有任何异动。

        “安全。”

        郑飞握紧刀把的手,缓缓送,对着孙润江说。

        “收到。”

        孙润江的声音从后方传来,两人转身向着另一个房间走去。

        手搭在门把手上,还没等用力,门悄然打开。

        “好像没人。”

        郑飞回过头,对着孙润江说。

        却看到孙润江猛地伸手,抓着自己往后一扯。

        两个人同时后仰跌倒,孙润江反应迅速,手中的钢条一挥,抡在扑下来的丧尸脸上。

        这一耽误,郑飞也反应过来,侧身发滚,手中的长刀一挥。

        刀刃瞬间削掉丧尸半个脑子。

        “他妈的,差点就交代了。”

        “别大意。”

        孙润江没有责怪,提醒了一句,这才缓缓推开了房门。

        房间内有腐臭的味道,正对房门的卧室中,吊着一具尸体,双腿被啃烂,挂在吊扇上,一动不动。

        两人进入之后,这才张牙舞爪地挥着手。

        孙润江伸手一刺,钢筋扎进脑中,丧尸再没了动静。

        “肃清。”

        简单的指令汇报,两人重新出了房门。

        “老孙,刚才多谢。”

        “谁都有个不防备的时候,这次我拉你一把,下次你保不准拉我一把。”

        孙润江摆摆手,示意不用介怀。

        “看这。”

        孙润江推开下一间房门,三具尸体拥在一起,已经腐烂成白骨。依稀可见是一家三口。

        “粮食耗尽等不到救援,一起自杀了吧。”

        郑飞摇摇头,将房门重新关上,还他们一处安息之地。

        每个房门一推开,就是一段故事,或者尸变成为食人恶魔,或者自杀,了却痛苦。

        一行人将这一层楼肃清之后,再次聚首,有几人手中多出些东西。

        “边上有个食堂,里面有七八只丧尸,杀完之后,便寻了些吃的。”夏源晃晃手中半袋米面说。

        “行了,回房间,商议明日的行动吧。”

        他们一行歇息下来的时候。

        基地大门迎来了一队士兵。

        十五六个,一言不发,沉着脸,向基地行去。

        正行至半路,从基地中冲出一个士兵,向着为首之人奔了过去。

        “团长,郑队长被人下了套,被逼接了一个必死的任务。”

        为首的壮汉皱眉沉声说:“说清楚。”

        “那个任务是要前往雨薇市中心,昨天出发。”

        壮汉一手将这名士兵拨开,跨上一辆摩托车,直往中心大楼冲去。

        未过多久,中心大楼上传来了吵架声。

        “我不管你有什么计划!我只知道,他是我的兵,从六年前就是!这次你们的安排我不管,我要将他安全带回来!”

        壮汉双手支在办公桌上,怒不可遏地盯着首长。

        “不行,老师和我已经安排好一切,现在暗中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你,他们的目的就是想让你留在外面!”

        “那你还派他出去?”

        “雷于明他们已经暗地里调查了雨薇市里的情况,丧尸异变进化的事情,他们也有所耳闻。他们用这件事要挟我,如果我不顺着他们的计划,他们将此事泄露,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你应该比我清楚吧!”

        首长也站起身,毫不示弱地说:“他们现在能稳住,就是因为一切都在按照他们的计划进行。接下来,我需要让整件事朝着有利于我的方向走,所以,你的去留便成了转折!陆毅!我希望你能留下!”

        “让我留下?看着我自己的兵去送死?你认识我十几年,我能做出这种事吗?”

        “陆毅,现在不同往日,咱们身上系着数十万的人的性命,要以大局为重!大局为重!”

        原本紧绷的身体,渐渐缓和,陆毅深吸一口气,咬着牙,收敛怒气,转身离开。

        看着那高壮的背影,首长此刻突然觉得,那背影带着萧瑟。

        拉开房门,正要踏出时,陆毅脚步一顿。

        首长以为他回心转意,却不料,淡漠甚至说是冰冷的话语传来,直直戳在了他的心头。

        “大局?像十年前那样?这种事,我陆毅一辈子干不出第二件!”

        威严的脸上,突然满是苍白,一瞬间像是被抽空了力气,整个人瘫软在椅子上。

        那些陈年旧事此刻被掀开,像是愈合的伤疤重新被撕开,鲜血淋漓,撕心裂肺。

        而陆毅,头也未回地摔门而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