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n id="FoWdB"><code id="FoWdB"></code><q id="FoWdB"></q><dl id="FoWdB"><span id="FoWdB"><ol id="FoWdB"><table id="FoWdB"><audio id="FoWdB"><meter id="FoWdB"><table id="FoWdB"></table><ins id="FoWdB"><abbr id="FoWdB"></abbr><datalist id="FoWdB"><area id="FoWdB"><section id="FoWdB"></section></area></datalist><map id="FoWdB"><label id="FoWdB"></label></map></ins></meter></audio></table></ol><sup id="FoWdB"><noframes id="FoWdB"><progress id="FoWdB"></progress><rp id="FoWdB"><b id="FoWdB"></b><code id="FoWdB"></code><var id="FoWdB"><col id="FoWdB"></col></var></rp><section id="FoWdB"></section><tbody id="FoWdB"><style id="FoWdB"><dd id="FoWdB"><noscript id="FoWdB"><label id="FoWdB"><rt id="FoWdB"></rt></label></noscript></dd></style></tbody><strike id="FoWdB"></strike>
<th id="FoWdB"><noscript id="FoWdB"><area id="FoWdB"></area></noscript></th>
  • <cite id="FoWdB"><dfn id="FoWdB"></dfn></cite><i id="FoWdB"></i>
  • <thead id="FoWdB"><em id="FoWdB"></em></thead>

      1. <label id="FoWdB"></label><figure id="FoWdB"></figure>

        1. 2020-07-15 21:09:46

          “你不要太过分了。”吴泽一听就火了,“我是人,怎么可能学狗趴下来叫?”

          “你刚才威胁我,让我喊你老公,心里是不是特别爽?现在我只不过用同样的手段对付你。”舒敏取出手机,“你要是乖乖跪下来学狗叫,我马上将10万块钱转给你。”

          报应来的真快。

          吴泽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被女人打过巴掌,舒敏之前扇他的脸,现在又让他跪下来学狗叫,太侮辱人。

          “不情愿?反正我是无所谓的,但你家里好像还有人病着吧,需要钱治疗,如果没有钱,他们还能够坚持下去吗?”舒敏问吴泽。

          吴泽脸色胀红,握紧的拳头。

          过了好一会儿,吴泽趴在地上。

          屈辱!

          这一刻吴泽真想将舒敏绑在地上,狠狠的揍她屁股,让这个娘们知道他的厉害。

          可他不能,舒敏说的没错,他的确很缺这笔钱。

          “真乖。”舒敏拍了一下吴泽脑袋,“叫两声我听听。”

          “汪。”

          “汪。”

          “看你还敢不敢占我的便宜!”舒敏报复了吴泽,心情大好,“我出去玩一会,你将屋里收拾一下,然后回寝室。”

          “阿姨今天晚上不在这里住了?”吴泽问。

          “她在别的地方有房子,这个别墅是给我买的,为了我上学用,她很少会过来,昨天已经住了一晚上,今天肯定不会再来了。”舒敏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是不是想要我妈在这里住,你好跟我睡在一张床上?做梦吧。”

          舒敏出了门,吴泽还担心她会言而无信,不会钱转过来,可很快吴泽就收到手机信息,卡里多了十万五千块钱。

          说好的十万,舒敏多给他转了5000块钱。

          有了钱,吴泽立刻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

          “哥。”接电话的是吴然。

          “然然,妈的手机怎么在你这?”听到吴然的声音,吴泽声音非常温和,“你骨头还痛不痛?”

          吴然在学校上课,下晚自习出来买圆珠笔,被一辆超速的小车撞倒,伤的最严重的地方是小腿骨和肋骨。

          “不痛。”吴然摇头,“妈上厕所去了,我拿了手机在玩,医生说再有一个多月我就能出院了,但是我觉得我现在就没事,可以马上出院。”

          “那怎么能行?听医生的话肯定没错。”吴泽说,“你伤了骨头要静养。”

          “但是这里的药好贵,一天就要一千多块钱。”吴然说,“我的手术已经做完了,回家一样能够休息;丶夷芄唤谑『枚嗲,家里就能够给哥你多寄一些生活费。”

          “哥的生活费哪用得着你操心,你好好在医院呆着。”吴泽说,“我等会儿给妈的手机上转1十万五千块钱过去,你看看到没到账。”

          王春兰不会用支付宝,但手机也开了支付宝,吴然回家偶尔会玩一玩王春兰的手机,支付宝就是吴然帮着开通的。

          挂了电话,吴泽通过支付宝先转了2000块钱过去,确认到了之后这才将剩下的十万三千块钱全部都转过去。

          “钱都到了吧?”再打电话过去,吴泽问。

          “都到了。”吴然点头,“好多钱,哥,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我跟你说了,钱的事情不要担心,我的生活费你也不用担心,好好的养伤,等伤好了就去上学。”吴泽说,“好了,不跟你说了,我还有事情要忙,等会儿妈回来了,你跟她说一声。”

          给家里打了钱,吴泽心里轻松了些。

          卷起袖子,系上围裙,吴泽开始打扫卫生。

          里里外外,前前后后,等打扫完,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

          “你怎么还没走?”舒敏回来。

          “我才将别墅的卫生打扫完。”吴泽说,“谢谢你的钱,你多给我打了5000块钱。”

          “哦,多打5000块钱吗?可能我手一滑,就按错了。”舒敏好像这会儿才意识到多打了5000块钱,不在意的说,“就当你打扫卫生的费用好了。”

          舒敏故意说手滑多打5000块钱,她又不瞎,那么明显的数字肯定不会按错。

          她这个人有些大小姐的脾气,但心地其实还不错。

          吴泽回了寝室。

          “呦,你回来啦?昨天晚上没见你回来,不会是在酒店住了一晚吧?”几个人都在寝室,王雄开口就没好话,讥讽吴泽。

          “没在酒店住,我在舒敏家。”吴泽说。

          “吹牛逼挺有一套,还在舒敏家去住,你怎么不说和她在一张床上睡?”王雄冷笑。

          “还真是这样。”吴泽看了一下王雄,“你是不是很气?”

          “别吹了。”周兵接过话,“你要拿263块钱出来。”

          “为什么要拿这么多钱出来?”吴泽奇怪。

          “还用问为什么吗?昨天班上聚会,以前的班费不够,大家要重新交班费。”周兵说,“平摊到每个人头上就是263块钱,其他人都交了,就你一个人没交,赶紧的吧。”

          263块钱,吴泽拿不出来,他手上现在就只有300多块钱,还是算上了之前从王雄手上打赌赢的100块钱。

          “这有点不对呀,在酒店吃饭,一桌将近1500,三桌就是4500,去KTV唱歌,哪怕是白马KTV,价格贵一点,一个小时1000块钱,两个小时2000块钱,吃饭加唱歌在一起就是6500块钱才对,班上30多位同学,按照30个人来算,每个人差不多出200块钱,以前还有班费,哪怕要交班费,也应该只交100多块钱而已,怎么要交260多块钱?”吴泽算了遍账,问周兵。

          “KTV唱歌一个小时1000块钱,这只是包间的费用,到KTV里面去肯定得要点一些零食,喝的也要,费用自然就多了。”周兵说,“你都到舒敏家去睡了,她家非常富,你不会连200多块钱都拿不出来吧?”

          “她家的确非常有钱,她还给了我10万多块钱,不过我都打回家里去了。”吴泽说。

          吴泽一说,王雄和周兵都笑了。

          前扑后仰。

          “没发现你这么喜欢吹牛,你以为你是谁呀?舒敏让你到她家里去,还给你10万块钱,你是鸭王吗?”

          没人相信吴泽说的话。

          “班费我能不能够先欠着?先只交100块钱,剩下的163块钱等过段时间再交?”吴泽想要变通下。

          “可以。”刘伟马上说。

          “那怎么能行?其他同学都交了,就他一个人没交,哪能够欠着,这样以后班上的活动和纪律还怎么保证?”王雄反驳刘伟,“我知道你同情吴泽,但规矩不能破,不然你这个班长也没必要当下去,交给别人来做。”

          “王雄,你这话就有点过分了,我不一定要当班长,但昨天吃饭和去KTV的花销吴泽不应该出这么多钱,他只吃了饭,没去KTV,KTV一瓶酒要六七块钱,外面才两三块钱,你们一点就点好几件。”刘伟说,“要我看,吴泽就只用出吃饭的钱,KTV的钱他没去,他不该出。”

          “又不是我们拦着不让他去,是他自己不去怪得了谁?”王雄说,“当初交班费的时候就说了,不管班上同学参不参加集体活动,都得要出班费。”

          刘伟说不出话,抱歉的看了一下吴泽,班规的确是这么定的。

          “行吧,让我出我就出,但你们做的太过分了。周兵,王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两个对我很有意见,一直针对我,这次也是,去KTV没必要花那么多钱,你们就是故意点那么多酒水,在包间喝了酒,到KTV去又喝酒。”吴泽看透两人计量,“这次这个钱我出,下次你们再这么搞,我不会出钱。”

          第8章 学狗叫【求票票啊】

          “你不要太过分了。”吴泽一听就火了,“我是人,怎么可能学狗趴下来叫?”

          “你刚才威胁我,让我喊你老公,心里是不是特别爽?现在我只不过用同样的手段对付你。”舒敏取出手机,“你要是乖乖跪下来学狗叫,我马上将10万块钱转给你。”

          报应来的真快。

          吴泽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被女人打过巴掌,舒敏之前扇他的脸,现在又让他跪下来学狗叫,太侮辱人。

          “不情愿?反正我是无所谓的,但你家里好像还有人病着吧,需要钱治疗,如果没有钱,他们还能够坚持下去吗?”舒敏问吴泽。

          吴泽脸色胀红,握紧的拳头。

          过了好一会儿,吴泽趴在地上。

          屈辱!

          这一刻吴泽真想将舒敏绑在地上,狠狠的揍她屁股,让这个娘们知道他的厉害。

          可他不能,舒敏说的没错,他的确很缺这笔钱。

          “真乖。”舒敏拍了一下吴泽脑袋,“叫两声我听听。”

          “汪。”

          “汪。”

          “看你还敢不敢占我的便宜!”舒敏报复了吴泽,心情大好,“我出去玩一会,你将屋里收拾一下,然后回寝室。”

          “阿姨今天晚上不在这里住了?”吴泽问。

          “她在别的地方有房子,这个别墅是给我买的,为了我上学用,她很少会过来,昨天已经住了一晚上,今天肯定不会再来了。”舒敏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是不是想要我妈在这里住,你好跟我睡在一张床上?做梦吧。”

          舒敏出了门,吴泽还担心她会言而无信,不会钱转过来,可很快吴泽就收到手机信息,卡里多了十万五千块钱。

          说好的十万,舒敏多给他转了5000块钱。

          有了钱,吴泽立刻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

          “哥。”接电话的是吴然。

          “然然,妈的手机怎么在你这?”听到吴然的声音,吴泽声音非常温和,“你骨头还痛不痛?”

          吴然在学校上课,下晚自习出来买圆珠笔,被一辆超速的小车撞倒,伤的最严重的地方是小腿骨和肋骨。

          “不痛。”吴然摇头,“妈上厕所去了,我拿了手机在玩,医生说再有一个多月我就能出院了,但是我觉得我现在就没事,可以马上出院。”

          “那怎么能行?听医生的话肯定没错。”吴泽说,“你伤了骨头要静养。”

          “但是这里的药好贵,一天就要一千多块钱。”吴然说,“我的手术已经做完了,回家一样能够休息;丶夷芄唤谑『枚嗲,家里就能够给哥你多寄一些生活费。”

          “哥的生活费哪用得着你操心,你好好在医院呆着。”吴泽说,“我等会儿给妈的手机上转1十万五千块钱过去,你看看到没到账。”

          王春兰不会用支付宝,但手机也开了支付宝,吴然回家偶尔会玩一玩王春兰的手机,支付宝就是吴然帮着开通的。

          挂了电话,吴泽通过支付宝先转了2000块钱过去,确认到了之后这才将剩下的十万三千块钱全部都转过去。

          “钱都到了吧?”再打电话过去,吴泽问。

          “都到了。”吴然点头,“好多钱,哥,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我跟你说了,钱的事情不要担心,我的生活费你也不用担心,好好的养伤,等伤好了就去上学。”吴泽说,“好了,不跟你说了,我还有事情要忙,等会儿妈回来了,你跟她说一声。”

          给家里打了钱,吴泽心里轻松了些。

          卷起袖子,系上围裙,吴泽开始打扫卫生。

          里里外外,前前后后,等打扫完,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

          “你怎么还没走?”舒敏回来。

          “我才将别墅的卫生打扫完。”吴泽说,“谢谢你的钱,你多给我打了5000块钱。”

          “哦,多打5000块钱吗?可能我手一滑,就按错了。”舒敏好像这会儿才意识到多打了5000块钱,不在意的说,“就当你打扫卫生的费用好了。”

          舒敏故意说手滑多打5000块钱,她又不瞎,那么明显的数字肯定不会按错。

          她这个人有些大小姐的脾气,但心地其实还不错。

          吴泽回了寝室。

          “呦,你回来啦?昨天晚上没见你回来,不会是在酒店住了一晚吧?”几个人都在寝室,王雄开口就没好话,讥讽吴泽。

          “没在酒店住,我在舒敏家。”吴泽说。

          “吹牛逼挺有一套,还在舒敏家去住,你怎么不说和她在一张床上睡?”王雄冷笑。

          “还真是这样。”吴泽看了一下王雄,“你是不是很气?”

          “别吹了。”周兵接过话,“你要拿263块钱出来。”

          “为什么要拿这么多钱出来?”吴泽奇怪。

          “还用问为什么吗?昨天班上聚会,以前的班费不够,大家要重新交班费。”周兵说,“平摊到每个人头上就是263块钱,其他人都交了,就你一个人没交,赶紧的吧。”

          263块钱,吴泽拿不出来,他手上现在就只有300多块钱,还是算上了之前从王雄手上打赌赢的100块钱。

          “这有点不对呀,在酒店吃饭,一桌将近1500,三桌就是4500,去KTV唱歌,哪怕是白马KTV,价格贵一点,一个小时1000块钱,两个小时2000块钱,吃饭加唱歌在一起就是6500块钱才对,班上30多位同学,按照30个人来算,每个人差不多出200块钱,以前还有班费,哪怕要交班费,也应该只交100多块钱而已,怎么要交260多块钱?”吴泽算了遍账,问周兵。

          “KTV唱歌一个小时1000块钱,这只是包间的费用,到KTV里面去肯定得要点一些零食,喝的也要,费用自然就多了。”周兵说,“你都到舒敏家去睡了,她家非常富,你不会连200多块钱都拿不出来吧?”

          “她家的确非常有钱,她还给了我10万多块钱,不过我都打回家里去了。”吴泽说。

          吴泽一说,王雄和周兵都笑了。

          前扑后仰。

          “没发现你这么喜欢吹牛,你以为你是谁呀?舒敏让你到她家里去,还给你10万块钱,你是鸭王吗?”

          没人相信吴泽说的话。

          “班费我能不能够先欠着?先只交100块钱,剩下的163块钱等过段时间再交?”吴泽想要变通下。

          “可以。”刘伟马上说。

          “那怎么能行?其他同学都交了,就他一个人没交,哪能够欠着,这样以后班上的活动和纪律还怎么保证?”王雄反驳刘伟,“我知道你同情吴泽,但规矩不能破,不然你这个班长也没必要当下去,交给别人来做。”

          “王雄,你这话就有点过分了,我不一定要当班长,但昨天吃饭和去KTV的花销吴泽不应该出这么多钱,他只吃了饭,没去KTV,KTV一瓶酒要六七块钱,外面才两三块钱,你们一点就点好几件。”刘伟说,“要我看,吴泽就只用出吃饭的钱,KTV的钱他没去,他不该出。”

          “又不是我们拦着不让他去,是他自己不去怪得了谁?”王雄说,“当初交班费的时候就说了,不管班上同学参不参加集体活动,都得要出班费。”

          刘伟说不出话,抱歉的看了一下吴泽,班规的确是这么定的。

          “行吧,让我出我就出,但你们做的太过分了。周兵,王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两个对我很有意见,一直针对我,这次也是,去KTV没必要花那么多钱,你们就是故意点那么多酒水,在包间喝了酒,到KTV去又喝酒。”吴泽看透两人计量,“这次这个钱我出,下次你们再这么搞,我不会出钱。”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