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OQcQc"></rp>

<source id="OQcQc"></source><select id="OQcQc"><dl id="OQcQc"><q id="OQcQc"><small id="OQcQc"><option id="OQcQc"><th id="OQcQc"><samp id="OQcQc"><progress id="OQcQc"></progress></samp></th><q id="OQcQc"></q></option><dt id="OQcQc"></dt></small><ins id="OQcQc"><th id="OQcQc"></th></ins></q></dl><object id="OQcQc"></object></select>

      1. 2021-02-28 16:45:45

        张凡其实看刚才那对年轻男女还算不错,有长相有身材也有资质。

        何况年纪轻轻便能召唤引雷咒,的确不赖。

        可惜刚回地球没多久,修为太弱。不然还真就把两人给收了。

        只见他拿着装有鬼六鬼七魂魄的瓶子,匆匆赶回家里。

        开门一看,好嘛。

        年轻鬼修此时正绑着条围裙,奋力做着大扫除的工作。

        见张凡回来,抹了把压根没有汗的额头,讨好道:“前辈,您终于回来了!”

        张凡有些傻眼,心道这小子在搞什么飞机?

        反观楚子磬此时却摊了摊双手,一副很无奈的样子。

        自打年轻鬼修得知晴晴的身份。又是亲亲又是举高高,就差没跪地当马骑。

        这是一个修炼三百年的鬼修,该干的事吗?

        说出去铁定得被人笑掉大牙。

        但年轻鬼修却满不在乎的笑道:“前辈,您这是已经将魂魄收集到了?”

        此话一出,楚子磬神色凝重的盯着张凡。

        直到现在,她依然认为复活魂飞魄散的鬼士,是件根本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准确说,这就是痴心妄想!

        鬼门分支之所以无法与总门相提并论,主要在于召唤的鬼士数量和实力有限。

        好比楚家,最多只能同时召唤十名鬼士。

        除非单方面解除契约,或鬼士魂飞魄散。不然绝对无法超过这数量的总和。

        可要知道,魂飞魄散就意味着契约终止。

        若契约在结束后,再将鬼士复活。那完全就是一种BUG般的存在!

        张凡点了点头,将瓶口打开。

        随后就见鬼六鬼七飞向楚子磬面前,轻轻摇晃。

        好似在向楚子磬道歉,没能履行好自己的职责。

        “这次不怪你们。毕竟兵阶高等级强者,以你们的实力根本无法应付。”

        楚子磬面无表情的说道。

        得到原谅,鬼六鬼七又来到晴晴面前想要道歉。

        对此,张凡有些无语。

        “我带你俩回来就是挨个道歉的?给我过来。”

        张凡命令般的口吻,将俩兄弟吓了一跳。连忙晃晃悠悠的飘了过去。

        “爹爹,你不要凶他们嘛~”

        晴晴天生有着一颗善良的心,何况她从没怪过鬼六鬼七。

        尤其知道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们时,还显得有些闷闷不乐。

        “呃……好吧,都听你的。”

        张凡摸了摸鼻子,尴尬笑道。

        转而又望向年轻鬼修。

        不等他开口,后者立刻取下围裙一本正经的说道:“前辈,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

        说完,就见他将腰间那枚淡红色的玉佩取了下来。

        那不只代表了鬼修的身份,同时也凝聚着每次修炼后的鬼气精华。

        这种精华,其实有很多用途。

        当张凡看到年轻鬼修欲要释放精华时,竟先一步将其一把夺过。

        “前……前辈,您这是?”

        年轻鬼修吓了一跳,连忙出声问道。

        “虽然品级低了些,但有总比没有的强。”

        无需年轻鬼修亲自释放,张凡竟能通过自己的手段,从中取出一丝鬼气精华。

        “我……卧槽,这他妈也行?!”

        容不得年轻鬼修过多惊讶,就见张凡将鬼气精华送入晴晴体内。

        “你在做什么?晴晴她还小,不可能承受……”

        见多识广的楚子磬面色大惊,以为张凡想强行让晴晴修炼鬼术。

        可下一秒,却见年轻鬼修欲哭无泪的上前一步。

        当着所有人的面,朝楚晴晴单膝下跪。

        “主人,从今往后,我鬼无双就是您的鬼奴!”

        没错,张凡这么做的目的很简单。

        鬼无双的实力虽然不是很强,可对付斗阶初级还是搓搓有余。

        有了之前的教训,张凡不可能再让女儿遇到任何危险。

        现在有了鬼无双保驾护航,也算是稍微的按下心来。

        “主人?我就是晴晴啊,不是你的主人。”

        楚晴晴歪着小脑袋,不明所以的问道。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让如此可怕的鬼修,给人类当奴仆?这同样是楚子磬不敢去想的事情。

        却见张凡微笑着来到女儿面前,道:“晴晴,从今往后,他就是你的保镖。”

        “保……镖?”

        当晴晴反应过来时,突然欢呼雀跃的笑道:“欧耶,我也有保镖了!”

        看着女儿开心的模样,张凡自然也很开心。

        于是转身,朝无比郁闷的鬼无双冷声道:“放心吧,日后有你的好处。”

        听到有好处,鬼无双这才稍稍有些好转。

        朝张凡咧着嘴嘿嘿笑道:“前辈,只要有我鬼无双在,就绝对没人能伤到主人!”

        但愿如此吧……

        给晴晴找保镖只不过是下策。张凡还是想将女儿培养成和自己一样的修士。

        所谓华夏六门,他压根不放在眼里。

        只有成为一名修真者,才是王道!

        鬼无双拿回玉佩,不遗余力的释放出大量鬼气精华。

        他现在很清楚。

        既然已经成了楚晴晴的鬼奴,那就必须做到自己应该做到的一切。

        张凡眯着双眼,看着鬼无双通过鬼气精华,重塑鬼六鬼七的灵身。

        期间,曾出现过不曾预料到的意外。但最终都能挽回。

        直到鬼六鬼七化作虚影,缓缓出现在众人面前时,晴晴立刻惊喜道:“真的复活了!”

        “我的天,我一定是在做梦……”

        楚子磬手扶额头,站都有些站不稳。

        她不知道自己都经历了些什么:芏嗍,也都完全超出了她的理念。

        俩兄弟不可思议的望向自己的身体,随即不约而同的跪在张凡面前。

        这不是一声感谢,就能报答。

        而是堪比再生父母般的恩情,令他们无法言喻。

        “起来吧,我只是不想晴晴伤心难过。”

        张凡说的随意,但鬼六鬼七说什么也不肯起身。

        他们一路跪到晴晴面前,拼命磕头道:“谢谢少门主,谢谢少门主!”

        “你们不用这样呀,我只是不想陪伴我一路成长的两位鬼叔叔消失。”

        或许只有天真无邪的孩童,才能说出这样的话。

        没有任何私心,也没有任何利益挂钩。只是单纯的不想他们消失而已。

        但正因这句话,更令兄弟俩感动于心。

        他们异口同声的发誓。今生今世定要为少门主上刀山下火海,做牛做马在所不辞。

        “。课……我……”

        “他们要做什么,直接答应就行,不用拒绝。”

        张凡知道女儿虽偶尔古灵精怪,实则却很温柔。

        对于这种事,不知该如何应对。

        既然不知道,那他便教会自己的女儿应当怎么做。

        “晴晴,从现在开始,他们就是你的鬼奴。而你只需要答应他们就行。”

        在这种事上,楚子磬能和张凡达成罕见一致。

        知道张凡是为了晴晴好,不由得出声劝道。

        “何况当鬼奴是他们心甘情愿。若不答应,反而会伤了他们的心。”

        “小姨,真的是这样嘛?”

        楚晴晴还是有些不懂。

        但看到连鬼无双都跟着跪下并露出坚定目光时,终于点了点头。

        “谢主人!”

        三人异口同声的喊道。

        “你们不用喊我主人,喊我晴晴就行。”

        三人愣了愣,彼此相视一眼,便立即改口道:“谢谢晴晴!”

        见女儿身边已经有了三名鬼奴,张凡还算满意。

        “过段时间我会帮你们重塑肉身,你们就先跟随鬼无双修炼吧。”

        相较于重塑灵身,重塑肉身才是难如登天。

        这不仅需要消耗大量灵气,同时对修为境界还有一定要求。

        必须踏入聚灵巅峰!

        现在张凡连聚灵初期都不到,谈何巅峰?

        所以他现在要做的,是尽量加快修炼速度。

        这样也好在面对之后的华夏总门时,有所防备。

        看着其乐融融的父女俩,楚子磬不自觉的扬了扬嘴角。

        随后朝张凡使了个眼色,自己则先一步前往过道。

        直到张凡出来,楚子磬轻叹了口气,说道:“我也差不多该回去了。”

        “这么快?”

        张凡惊讶的看向楚子磬,以为对方会多留两天。

        “这次你绑了程天运,程家不会善罢甘休。可能楚家也会跟着遭殃。”

        的确。

        华夏六门无论总门还是分支,行事风格向来都是横行无忌。

        自家少爷被抓,又怎会忍气吞声?

        “这……”

        张凡迟疑了片刻,道:“有什么我能帮忙的?”

        “你?”

        楚子磬苦笑着摇了摇头。

        “你只要;ず们缜缇托。毕竟苏杭楚家也不是吃素的。”

        不等张凡开口,楚子磬接着道:“替我向晴晴打声招呼吧。”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不知为何,当张凡看向楚子磬的背影时,却莫名有种不祥的预感。

        难道,这女人还有什么事在瞒着我?

        第二十五章:鬼奴

        张凡其实看刚才那对年轻男女还算不错,有长相有身材也有资质。

        何况年纪轻轻便能召唤引雷咒,的确不赖。

        可惜刚回地球没多久,修为太弱。不然还真就把两人给收了。

        只见他拿着装有鬼六鬼七魂魄的瓶子,匆匆赶回家里。

        开门一看,好嘛。

        年轻鬼修此时正绑着条围裙,奋力做着大扫除的工作。

        见张凡回来,抹了把压根没有汗的额头,讨好道:“前辈,您终于回来了!”

        张凡有些傻眼,心道这小子在搞什么飞机?

        反观楚子磬此时却摊了摊双手,一副很无奈的样子。

        自打年轻鬼修得知晴晴的身份。又是亲亲又是举高高,就差没跪地当马骑。

        这是一个修炼三百年的鬼修,该干的事吗?

        说出去铁定得被人笑掉大牙。

        但年轻鬼修却满不在乎的笑道:“前辈,您这是已经将魂魄收集到了?”

        此话一出,楚子磬神色凝重的盯着张凡。

        直到现在,她依然认为复活魂飞魄散的鬼士,是件根本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准确说,这就是痴心妄想!

        鬼门分支之所以无法与总门相提并论,主要在于召唤的鬼士数量和实力有限。

        好比楚家,最多只能同时召唤十名鬼士。

        除非单方面解除契约,或鬼士魂飞魄散。不然绝对无法超过这数量的总和。

        可要知道,魂飞魄散就意味着契约终止。

        若契约在结束后,再将鬼士复活。那完全就是一种BUG般的存在!

        张凡点了点头,将瓶口打开。

        随后就见鬼六鬼七飞向楚子磬面前,轻轻摇晃。

        好似在向楚子磬道歉,没能履行好自己的职责。

        “这次不怪你们。毕竟兵阶高等级强者,以你们的实力根本无法应付。”

        楚子磬面无表情的说道。

        得到原谅,鬼六鬼七又来到晴晴面前想要道歉。

        对此,张凡有些无语。

        “我带你俩回来就是挨个道歉的?给我过来。”

        张凡命令般的口吻,将俩兄弟吓了一跳。连忙晃晃悠悠的飘了过去。

        “爹爹,你不要凶他们嘛~”

        晴晴天生有着一颗善良的心,何况她从没怪过鬼六鬼七。

        尤其知道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们时,还显得有些闷闷不乐。

        “呃……好吧,都听你的。”

        张凡摸了摸鼻子,尴尬笑道。

        转而又望向年轻鬼修。

        不等他开口,后者立刻取下围裙一本正经的说道:“前辈,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

        说完,就见他将腰间那枚淡红色的玉佩取了下来。

        那不只代表了鬼修的身份,同时也凝聚着每次修炼后的鬼气精华。

        这种精华,其实有很多用途。

        当张凡看到年轻鬼修欲要释放精华时,竟先一步将其一把夺过。

        “前……前辈,您这是?”

        年轻鬼修吓了一跳,连忙出声问道。

        “虽然品级低了些,但有总比没有的强。”

        无需年轻鬼修亲自释放,张凡竟能通过自己的手段,从中取出一丝鬼气精华。

        “我……卧槽,这他妈也行?!”

        容不得年轻鬼修过多惊讶,就见张凡将鬼气精华送入晴晴体内。

        “你在做什么?晴晴她还小,不可能承受……”

        见多识广的楚子磬面色大惊,以为张凡想强行让晴晴修炼鬼术。

        可下一秒,却见年轻鬼修欲哭无泪的上前一步。

        当着所有人的面,朝楚晴晴单膝下跪。

        “主人,从今往后,我鬼无双就是您的鬼奴!”

        没错,张凡这么做的目的很简单。

        鬼无双的实力虽然不是很强,可对付斗阶初级还是搓搓有余。

        有了之前的教训,张凡不可能再让女儿遇到任何危险。

        现在有了鬼无双保驾护航,也算是稍微的按下心来。

        “主人?我就是晴晴啊,不是你的主人。”

        楚晴晴歪着小脑袋,不明所以的问道。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让如此可怕的鬼修,给人类当奴仆?这同样是楚子磬不敢去想的事情。

        却见张凡微笑着来到女儿面前,道:“晴晴,从今往后,他就是你的保镖。”

        “保……镖?”

        当晴晴反应过来时,突然欢呼雀跃的笑道:“欧耶,我也有保镖了!”

        看着女儿开心的模样,张凡自然也很开心。

        于是转身,朝无比郁闷的鬼无双冷声道:“放心吧,日后有你的好处。”

        听到有好处,鬼无双这才稍稍有些好转。

        朝张凡咧着嘴嘿嘿笑道:“前辈,只要有我鬼无双在,就绝对没人能伤到主人!”

        但愿如此吧……

        给晴晴找保镖只不过是下策。张凡还是想将女儿培养成和自己一样的修士。

        所谓华夏六门,他压根不放在眼里。

        只有成为一名修真者,才是王道!

        鬼无双拿回玉佩,不遗余力的释放出大量鬼气精华。

        他现在很清楚。

        既然已经成了楚晴晴的鬼奴,那就必须做到自己应该做到的一切。

        张凡眯着双眼,看着鬼无双通过鬼气精华,重塑鬼六鬼七的灵身。

        期间,曾出现过不曾预料到的意外。但最终都能挽回。

        直到鬼六鬼七化作虚影,缓缓出现在众人面前时,晴晴立刻惊喜道:“真的复活了!”

        “我的天,我一定是在做梦……”

        楚子磬手扶额头,站都有些站不稳。

        她不知道自己都经历了些什么:芏嗍,也都完全超出了她的理念。

        俩兄弟不可思议的望向自己的身体,随即不约而同的跪在张凡面前。

        这不是一声感谢,就能报答。

        而是堪比再生父母般的恩情,令他们无法言喻。

        “起来吧,我只是不想晴晴伤心难过。”

        张凡说的随意,但鬼六鬼七说什么也不肯起身。

        他们一路跪到晴晴面前,拼命磕头道:“谢谢少门主,谢谢少门主!”

        “你们不用这样呀,我只是不想陪伴我一路成长的两位鬼叔叔消失。”

        或许只有天真无邪的孩童,才能说出这样的话。

        没有任何私心,也没有任何利益挂钩。只是单纯的不想他们消失而已。

        但正因这句话,更令兄弟俩感动于心。

        他们异口同声的发誓。今生今世定要为少门主上刀山下火海,做牛做马在所不辞。

        “。课……我……”

        “他们要做什么,直接答应就行,不用拒绝。”

        张凡知道女儿虽偶尔古灵精怪,实则却很温柔。

        对于这种事,不知该如何应对。

        既然不知道,那他便教会自己的女儿应当怎么做。

        “晴晴,从现在开始,他们就是你的鬼奴。而你只需要答应他们就行。”

        在这种事上,楚子磬能和张凡达成罕见一致。

        知道张凡是为了晴晴好,不由得出声劝道。

        “何况当鬼奴是他们心甘情愿。若不答应,反而会伤了他们的心。”

        “小姨,真的是这样嘛?”

        楚晴晴还是有些不懂。

        但看到连鬼无双都跟着跪下并露出坚定目光时,终于点了点头。

        “谢主人!”

        三人异口同声的喊道。

        “你们不用喊我主人,喊我晴晴就行。”

        三人愣了愣,彼此相视一眼,便立即改口道:“谢谢晴晴!”

        见女儿身边已经有了三名鬼奴,张凡还算满意。

        “过段时间我会帮你们重塑肉身,你们就先跟随鬼无双修炼吧。”

        相较于重塑灵身,重塑肉身才是难如登天。

        这不仅需要消耗大量灵气,同时对修为境界还有一定要求。

        必须踏入聚灵巅峰!

        现在张凡连聚灵初期都不到,谈何巅峰?

        所以他现在要做的,是尽量加快修炼速度。

        这样也好在面对之后的华夏总门时,有所防备。

        看着其乐融融的父女俩,楚子磬不自觉的扬了扬嘴角。

        随后朝张凡使了个眼色,自己则先一步前往过道。

        直到张凡出来,楚子磬轻叹了口气,说道:“我也差不多该回去了。”

        “这么快?”

        张凡惊讶的看向楚子磬,以为对方会多留两天。

        “这次你绑了程天运,程家不会善罢甘休。可能楚家也会跟着遭殃。”

        的确。

        华夏六门无论总门还是分支,行事风格向来都是横行无忌。

        自家少爷被抓,又怎会忍气吞声?

        “这……”

        张凡迟疑了片刻,道:“有什么我能帮忙的?”

        “你?”

        楚子磬苦笑着摇了摇头。

        “你只要;ず们缜缇托。毕竟苏杭楚家也不是吃素的。”

        不等张凡开口,楚子磬接着道:“替我向晴晴打声招呼吧。”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不知为何,当张凡看向楚子磬的背影时,却莫名有种不祥的预感。

        难道,这女人还有什么事在瞒着我?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