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OFKtR"><p id="OFKtR"></p></span><strike id="OFKtR"></strike>
    <ol id="OFKtR"></ol><audio id="OFKtR"></audio>

      2020-08-11 20:43:30

      2019年的新书,不知道还有多少老朋友在啊。

      新书《修仙一万年》~

      修仙归来在校园后面一本书,因为老想着避开老书的套路,反而写得很不舒服,我自己也感到很无奈。

      所以这本《修仙一万年》,我就顺着自己的想法而写了,也许会有点和《修仙归来在校园》相似的套路,但也增加了很多新的东西,毕竟是两种不一样的都市题材。而且在文风上,自认为比校园成熟了许多,下面放一章新书的第一章。

      天台上的风很大。

      这是一栋刚建好,但还没人搬入的楼房。

      哒哒哒!

      高跟鞋的声音响彻。

      月光下,一位身材高挑修长的少女,穿着黑色的礼服,妆容精致,发丝如瀑,应该刚从舞会里出来。

      只是,少女站在天台的护栏上,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会摔下去。

      楼高十层,触目惊心。

      蒋乐的心情十分复杂。

      今天是她的生日,是她成年的第一天。

      她从生日晚会里偷偷跑出来,决定在这一天结束自己的生命。

      “你什么时候跳楼?挡着我晒月光了。”

      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蒋乐怒气冲冲的看了过去,她刚来就发现这里有一个少年,生怕被阻止跳楼,所以一股脑就冲到了护栏上。

      少年穿着运动短裤,一件领口褶皱的白色短袖,脸上有些稚嫩和青涩,身边放着一桶炸鸡。

      陈宋拿起鸡翅啃着,眼睛里带着笑意,道:“你让我想起了一位故人,当年他的理想破灭,对楚王的无能绝望,他要自杀,我站在一边看着,没有劝说。”

      “哀莫大于心死,我知道自己拦不住,最后他投汨罗江自杀。”

      “今天正好是他的忌日,我就来这里祭奠一下他,他如果活到现在,一定舍不得死,毕竟好吃的东西太多。”

      “但今天你跳楼死了,我可不会祭奠你,我们都不认识。”陈宋的目光越过蒋乐的身影,看着她背后的月亮。

      蒋乐嘴角抽搐,自己在临死之前,竟然碰到一个神经病,附近好像确实有一家精神病院,这家伙该不会是从那里逃出来的吧。

      旋即,她幽幽一叹。

      她是江城蒋家的小公主,从小被家人寄予巨大的期望,她很努力也很优秀,只是没人知道她有抑郁症。

      自己有抑郁症,也算是精神病,能够在死之前碰到同类,也是缘分。

      知道这人不会阻止自己自杀,她反倒安心。

      “这么说你活了很久,连屈原都认识,那可是公元前的人物。”蒋乐道。

      陈宋笑了一下,喝了一口可乐。

      “我是活了很久,应该有上万年了,有些记不清了。”

      “我原本打算建功立业,至少在历史上留下一些名声,可后来想想就算了。”

      “既然长生不老,听着后人歌颂我的名,那多尴尬。”

      “大部分的时间,我都避开俗世,自己修炼,有些时候实在闷了,就跑下山,第一次是被秦始皇抓住了,他发现了我的秘密,将我关押起来,想用我的血肉炼长生不老丹。”

      那是很久以前的记忆了,陈宋都有些:。

      “后来呢?”问出话,蒋乐就后悔了,通过刚才的对话,显然对方比自己病的更重。

      “后来,秦朝灭了,我实力恢复,没人能留得下我,自然就走了。”

      农业文明,工业文明,科技文明……在他眼中,只是人生的几个片段。

      “那你岂不是很厉害,你会修仙?”蒋乐瞪大眼睛。

      “可以这么说。”陈宋打了一个饱嗝,“当我登顶巅峰,我就察觉到,地球之上,还有另外一片空间,我称之为仙域。”

      “我用剑,想要破开一道口子,进入仙域,可是却没能成功。”

      “我觉得,是我的剑不够锋利,而不是仙域不存在,所以我放弃了所有的修为,重新开始修炼。”

      “每一次修炼到巅峰,我就去天上劈一剑,一剑比一剑高,一剑比一剑深。”

      “百年前,我刚劈完第七剑,随后又废了自己的修为,休息数十年,现在还没重新开始修炼。”

      不知不觉,蒋乐已经坐在了护栏之上,听完后撇撇嘴,觉得这精神病少年越说越离谱。

      月亮升到了半空之中,她笑了笑,用一根红绳扎起了长发。

      “你知道吗,其实我很讨厌学习,也很讨厌穿高跟鞋,更讨厌家族里的人。”

      “他们一个个表面和善,但背地里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差不多了,和你聊天很开心,希望下辈子,我能当一个普通的女生。”

      蒋乐站了起来,夜风吹起她的黑色长裙,她的高跟鞋早就被甩开,她看着下方。

      十米高的楼,好像没有那么恐怖。

      与此同时,陈宋也站了起来。

      “你不要过来!”蒋乐提高声音。

      紧接着蒋乐才发现,对方根本没朝自己的方向冲过来。

      陈宋冲向了护栏,跳了出去。

      黑暗将他吞没,而后是重物砸地的声响。

      蒋乐尖叫出声,她的身体僵硬在原地,牙齿在打颤,恐惧和绝望瞬间涌上她的大脑。

      她没跳,对方却跳了!

      楼下黑暗,没有路灯,但从这里跳楼,必死无疑。

      蒋乐哆哆嗦嗦的从护栏上下来,跌倒在天台上,四肢的血液似乎全部被抽干,挤压到了心脏。

      身体因为害怕瘫痪在地,心脏砰砰砰的跳个不停,眼泪无意识的涌了出来,啪嗒啪嗒落在地上。

      她原本以为自己不害怕死亡,可现在才知道,死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

      那少年和自己差不多年纪,一转眼就死了?

      过了好一会,蒋乐才恢复了一点力气,她连忙乘电梯下楼,她已经做好了看到血腥场面的准备。

      可是,楼下没人。

      她打开手机的手电筒,找了一遍又一遍,哪怕连一滴血都没有。

      “是幻觉?”

      最后,她冲回天台,呆滞的看着那一桶炸鸡。

      不是自己的臆想!

      见鬼了!

      双腿一软,蒋乐跪坐在地上,发丝黏在了满是汗水的脸上,她又笑又哭,只是心中,再没有轻生的念头。

      ……

      陈宋跳楼落地后,就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走了。

      虽说修为全无,但身体却比普通人强大了许多,这点高度对他而言不算什么。

      “让你看一次死亡,希望你好好活下来吧。”陈宋耸耸肩。

      他之前路过这一块区域,发现有死气,就知道肯定会死人。

      他见过太多的死亡,救和不救,仅仅看自己的心情。

      今天心情还算不错,所以就来了。

      “恩?”

      忽然,他眉头一皱,发现这块区域那种阴沉沉的感觉并没有消失。

      加快脚步,转身走入隔壁一个工地。

      砰!

      重重的一声闷响。

      一道人影从高楼坠落,砸在了地上。

      等陈宋走近后,对方已经死透了。

      这是一个工人,穿着布满灰尘的工作服,黝黑的脸上皮肤皲裂,临死之前,眼睛里透着愤怒和绝望。

      他的手里拽着一张纸。

      陈宋打开一看,大概就明白了。

      这个项目属于江城林家所属的一家公司,可是一直拖欠着工人的工资。

      一万块,一条人命。

      陈宋低头想了想,以林家的势力,很容易将这件事情压下来,最后不了了之。

      “我今天想救人,却没想到,只能救一人,既然救不了你,只好帮你把身后事处理了。”

      纵使自己长生不老,可有些事情也无能为力。

      陈宋将纸张叠好,小心翼翼的放在口袋里。

      ……

      天已亮。

      陈宋买了豆浆油条,一路吃着回去。

      他在长乐街租了一套60平米的房子,有些破旧,但住的舒服。

      房门敞开着。

      陈宋的沙发上,坐着一位陌生的短发少女,吃着哈根达斯冰淇淋,身后站着四位黑衣保镖。

      看到陈宋,她一下子站了起来,脸色很不好:“这都21世纪了,没空调就算了,你连电风扇都没有!我要热死了!”

      “这是我家。”陈宋叼着油条,含糊不清道。

      “我知道是你家,可你又没锁门。”田夏理直气壮,声音清亮。

      陈宋点了点头,这个理由还可以接受。

      “有什么事?”陈宋忽视了对方的仗势,自顾自的坐在少女的对面。

      “我爷爷让我来找你,他说你看到这东西就会明白。”

      少女扬了扬下巴。

      身后的保镖将一个精致却有些年代的木盒放在茶几上。

      木盒打开,里面是一柄剑。

      ————————

      有兴趣的朋友,直接搜《修仙一万年》就好啦~拜谢。

      很多老读者说都不知道我开新书了,所以今天来这发个消息。

      新书《修仙一万年》

      2019年的新书,不知道还有多少老朋友在啊。

      新书《修仙一万年》~

      修仙归来在校园后面一本书,因为老想着避开老书的套路,反而写得很不舒服,我自己也感到很无奈。

      所以这本《修仙一万年》,我就顺着自己的想法而写了,也许会有点和《修仙归来在校园》相似的套路,但也增加了很多新的东西,毕竟是两种不一样的都市题材。而且在文风上,自认为比校园成熟了许多,下面放一章新书的第一章。

      天台上的风很大。

      这是一栋刚建好,但还没人搬入的楼房。

      哒哒哒!

      高跟鞋的声音响彻。

      月光下,一位身材高挑修长的少女,穿着黑色的礼服,妆容精致,发丝如瀑,应该刚从舞会里出来。

      只是,少女站在天台的护栏上,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会摔下去。

      楼高十层,触目惊心。

      蒋乐的心情十分复杂。

      今天是她的生日,是她成年的第一天。

      她从生日晚会里偷偷跑出来,决定在这一天结束自己的生命。

      “你什么时候跳楼?挡着我晒月光了。”

      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蒋乐怒气冲冲的看了过去,她刚来就发现这里有一个少年,生怕被阻止跳楼,所以一股脑就冲到了护栏上。

      少年穿着运动短裤,一件领口褶皱的白色短袖,脸上有些稚嫩和青涩,身边放着一桶炸鸡。

      陈宋拿起鸡翅啃着,眼睛里带着笑意,道:“你让我想起了一位故人,当年他的理想破灭,对楚王的无能绝望,他要自杀,我站在一边看着,没有劝说。”

      “哀莫大于心死,我知道自己拦不住,最后他投汨罗江自杀。”

      “今天正好是他的忌日,我就来这里祭奠一下他,他如果活到现在,一定舍不得死,毕竟好吃的东西太多。”

      “但今天你跳楼死了,我可不会祭奠你,我们都不认识。”陈宋的目光越过蒋乐的身影,看着她背后的月亮。

      蒋乐嘴角抽搐,自己在临死之前,竟然碰到一个神经病,附近好像确实有一家精神病院,这家伙该不会是从那里逃出来的吧。

      旋即,她幽幽一叹。

      她是江城蒋家的小公主,从小被家人寄予巨大的期望,她很努力也很优秀,只是没人知道她有抑郁症。

      自己有抑郁症,也算是精神病,能够在死之前碰到同类,也是缘分。

      知道这人不会阻止自己自杀,她反倒安心。

      “这么说你活了很久,连屈原都认识,那可是公元前的人物。”蒋乐道。

      陈宋笑了一下,喝了一口可乐。

      “我是活了很久,应该有上万年了,有些记不清了。”

      “我原本打算建功立业,至少在历史上留下一些名声,可后来想想就算了。”

      “既然长生不老,听着后人歌颂我的名,那多尴尬。”

      “大部分的时间,我都避开俗世,自己修炼,有些时候实在闷了,就跑下山,第一次是被秦始皇抓住了,他发现了我的秘密,将我关押起来,想用我的血肉炼长生不老丹。”

      那是很久以前的记忆了,陈宋都有些:。

      “后来呢?”问出话,蒋乐就后悔了,通过刚才的对话,显然对方比自己病的更重。

      “后来,秦朝灭了,我实力恢复,没人能留得下我,自然就走了。”

      农业文明,工业文明,科技文明……在他眼中,只是人生的几个片段。

      “那你岂不是很厉害,你会修仙?”蒋乐瞪大眼睛。

      “可以这么说。”陈宋打了一个饱嗝,“当我登顶巅峰,我就察觉到,地球之上,还有另外一片空间,我称之为仙域。”

      “我用剑,想要破开一道口子,进入仙域,可是却没能成功。”

      “我觉得,是我的剑不够锋利,而不是仙域不存在,所以我放弃了所有的修为,重新开始修炼。”

      “每一次修炼到巅峰,我就去天上劈一剑,一剑比一剑高,一剑比一剑深。”

      “百年前,我刚劈完第七剑,随后又废了自己的修为,休息数十年,现在还没重新开始修炼。”

      不知不觉,蒋乐已经坐在了护栏之上,听完后撇撇嘴,觉得这精神病少年越说越离谱。

      月亮升到了半空之中,她笑了笑,用一根红绳扎起了长发。

      “你知道吗,其实我很讨厌学习,也很讨厌穿高跟鞋,更讨厌家族里的人。”

      “他们一个个表面和善,但背地里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差不多了,和你聊天很开心,希望下辈子,我能当一个普通的女生。”

      蒋乐站了起来,夜风吹起她的黑色长裙,她的高跟鞋早就被甩开,她看着下方。

      十米高的楼,好像没有那么恐怖。

      与此同时,陈宋也站了起来。

      “你不要过来!”蒋乐提高声音。

      紧接着蒋乐才发现,对方根本没朝自己的方向冲过来。

      陈宋冲向了护栏,跳了出去。

      黑暗将他吞没,而后是重物砸地的声响。

      蒋乐尖叫出声,她的身体僵硬在原地,牙齿在打颤,恐惧和绝望瞬间涌上她的大脑。

      她没跳,对方却跳了!

      楼下黑暗,没有路灯,但从这里跳楼,必死无疑。

      蒋乐哆哆嗦嗦的从护栏上下来,跌倒在天台上,四肢的血液似乎全部被抽干,挤压到了心脏。

      身体因为害怕瘫痪在地,心脏砰砰砰的跳个不停,眼泪无意识的涌了出来,啪嗒啪嗒落在地上。

      她原本以为自己不害怕死亡,可现在才知道,死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

      那少年和自己差不多年纪,一转眼就死了?

      过了好一会,蒋乐才恢复了一点力气,她连忙乘电梯下楼,她已经做好了看到血腥场面的准备。

      可是,楼下没人。

      她打开手机的手电筒,找了一遍又一遍,哪怕连一滴血都没有。

      “是幻觉?”

      最后,她冲回天台,呆滞的看着那一桶炸鸡。

      不是自己的臆想!

      见鬼了!

      双腿一软,蒋乐跪坐在地上,发丝黏在了满是汗水的脸上,她又笑又哭,只是心中,再没有轻生的念头。

      ……

      陈宋跳楼落地后,就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走了。

      虽说修为全无,但身体却比普通人强大了许多,这点高度对他而言不算什么。

      “让你看一次死亡,希望你好好活下来吧。”陈宋耸耸肩。

      他之前路过这一块区域,发现有死气,就知道肯定会死人。

      他见过太多的死亡,救和不救,仅仅看自己的心情。

      今天心情还算不错,所以就来了。

      “恩?”

      忽然,他眉头一皱,发现这块区域那种阴沉沉的感觉并没有消失。

      加快脚步,转身走入隔壁一个工地。

      砰!

      重重的一声闷响。

      一道人影从高楼坠落,砸在了地上。

      等陈宋走近后,对方已经死透了。

      这是一个工人,穿着布满灰尘的工作服,黝黑的脸上皮肤皲裂,临死之前,眼睛里透着愤怒和绝望。

      他的手里拽着一张纸。

      陈宋打开一看,大概就明白了。

      这个项目属于江城林家所属的一家公司,可是一直拖欠着工人的工资。

      一万块,一条人命。

      陈宋低头想了想,以林家的势力,很容易将这件事情压下来,最后不了了之。

      “我今天想救人,却没想到,只能救一人,既然救不了你,只好帮你把身后事处理了。”

      纵使自己长生不老,可有些事情也无能为力。

      陈宋将纸张叠好,小心翼翼的放在口袋里。

      ……

      天已亮。

      陈宋买了豆浆油条,一路吃着回去。

      他在长乐街租了一套60平米的房子,有些破旧,但住的舒服。

      房门敞开着。

      陈宋的沙发上,坐着一位陌生的短发少女,吃着哈根达斯冰淇淋,身后站着四位黑衣保镖。

      看到陈宋,她一下子站了起来,脸色很不好:“这都21世纪了,没空调就算了,你连电风扇都没有!我要热死了!”

      “这是我家。”陈宋叼着油条,含糊不清道。

      “我知道是你家,可你又没锁门。”田夏理直气壮,声音清亮。

      陈宋点了点头,这个理由还可以接受。

      “有什么事?”陈宋忽视了对方的仗势,自顾自的坐在少女的对面。

      “我爷爷让我来找你,他说你看到这东西就会明白。”

      少女扬了扬下巴。

      身后的保镖将一个精致却有些年代的木盒放在茶几上。

      木盒打开,里面是一柄剑。

      ————————

      有兴趣的朋友,直接搜《修仙一万年》就好啦~拜谢。

      很多老读者说都不知道我开新书了,所以今天来这发个消息。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