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ldmsY"><acronym id="ldmsY"></acronym></th>
  • <label id="ldmsY"><code id="ldmsY"><small id="ldmsY"><style id="ldmsY"></style></small></code></label>

  • <area id="ldmsY"></area>

      <tr id="ldmsY"></tr>
      2020-11-23 11:20:00

      “谁?”

      “一个了解你过去和未来的人,我不能告诉你他的名字。”李珍又卖了一个关子。

      “为什么是药王谷?”药王谷其实距离五兽山不远,也属于遂宁江上游。

      “因为他是药王。”

      苏灵快速的回忆了自己的一生,压根就没有相关的当事人。

      “不是你的记忆,是我爷爷的记忆,不是你的交情,是我爷爷的交情……”看来李珍说的药王谷的神秘人士应该是李逍遥的故交。

      药王谷。

      一个白胡子老头背负着药囊行走在山野小路,他查看了种植的草药园,今年草药的成长他很满意。

      然而,最近几天不知何故,药王谷来了好些陌生的商人,虽然装扮成商人的样子,假装和药王谷的人交易,其实对中草药一无所知,而且,这些人的口音还特别奇怪。

      胡容王已经一百二十三岁,整个药王谷从事草药生产的人对他是无所不知,大家都习惯见面叫了他一声“老神仙”

      他已经在这个地方生活了整整六十年,而且他的医学造诣已经名传四海,可是最近几日,胡容王总是感觉到惴惴不安。

      他的不安源于忽然多起来的陌生商人们,他甚至能够感觉到这些陌生人身上的杀气,看起来,这些走江湖的人士还是从北方来的。

      想起李逍遥曾经告诫过他的一件事,胡容王是心事重重。

      几个月前,李逍遥托了一个梦给他,李逍遥说他要离开这个世界了,然后胡容王就看见了一张陌生的脸,那张脸正是苏灵的脸。

      今天,他似乎在草药基地看见了这张脸,这张脸上裹满了毛巾,靠近胡容王的时候递给了他一张神秘纸船。

      然后他露了一下脸,这张脸和多日前李逍遥托梦中的那张脸一模一样。当然,这纸船他明白什么意思。

      这纸船曾经是灵枢山重要的物信,这说明,灵枢山的人已经来到了药王谷。

      胡容王将纸船拆开,里面就三个字。“藏经阁。”

      藏经阁是胡容王的秘密书库,竟然有人约会他到自己的秘密书库见面。

      多年行走江湖,藏经阁也是自己最看重的地方,虽然不说重兵把守,但是要进入也不是随便能够进入的。

      胡容王在藏经阁附近增加了封印,就是阻止更多的脏东西进入,而现在,对方竟然约自己藏经阁见面,说明对方已经破除了他的法力障碍。

      藏经阁,胡容王看着被破除的法障,当他听见藏经阁里面传来银铃一样的笑声时,就知道……李家那个调皮的丫头又来捣乱了……

      “小珍子……”胡容王叫了一声立即进入藏经阁,发现藏经阁里面站着三个人。

      “药王,不好意思,你的障碍墙被我破除了……”他看着李珍,忽然说了一句。“你又给我带了灾祸来,说吧,外面那些人是不是从北方来的。”

      “姬魔王……”这三个字让胡容王身体颤抖了一下。“难道老爷子说的事都应验了,小珍子,这个……这个就是你爷爷说的那个……人?”他分明是指着苏灵说的。

      “我叫苏灵,药王,李珍说你能知道我的过去和未来,那么你告诉我,我的过去是什么样的,我的未来是什么样的?”苏灵也毫不客气。

      “我不是神仙,怎么知道你的过去和未来,但是,小伙子,你其实不信苏……”

      这话让苏灵非常的不舒服。“我从生下来就姓苏,我的身份证户口本都是姓苏,我爸爸……”

      “苏山只是你的养父,你和他没有血缘关系。”药王竟然直接说出了苏灵父亲的名字,还说他和苏山没有血缘关系。

      他的嘴巴半天没有合拢,李珍笑了一下说。“现在还不是谈你身世的时候,药王,我是因为噬魂珠而来。”

      药王一听噬魂珠三个字,当即愣住了。“噬魂珠你们都敢碰?”

      “不是碰,是……现在噬魂珠在苏灵的体内,这些人,外面那些人,都是姬魔王派来的,目的就是准备在四十九日之内,一旦苏灵体内的噬魂珠开始反噬,他们就会下手,夺取噬魂珠召唤赤岭兽……”

      “赤岭兽也失控了?”药王说话的声音瞬间不淡定了。

      “是的,苏灵现在体内有三个灵魂,我爷爷,马丽甘,还有他自己的,现在,噬魂珠虽然暂时还在沉睡中,一旦它醒过来,这三个灵魂很有可能被吞噬……等到那个时候,事情就彻底失去控制了……”

      “既然你们知道后果,又为何要这么做?”药王反问了一句李珍。

      “更何况,我要如何相信你说的,噬魂珠不是凡物,他一个区区撞灵体,能够承受得住噬魂珠的蚀骨之痛?”

      李珍呵呵一笑。“所以说这是个奇迹,也说明了当年我爷爷的确没有看走眼……”

      “你爷爷真的走了?谁能杀死李逍遥?”

      “鬼爷……我爷爷封印赤岭兽失去了大半的修为,被鬼爷趁机而入……”

      药王摸着白胡子,想了半天终于说了一句。“你们暂时藏身藏经阁,要祛除噬魂珠的反杀之力也不是几天可以做到的,总之没事就不要露面,否则……大家都会有灭顶之灾。”

      藏经阁是一处天然的洞窟,经过人为改造后变成了一座奇怪的石屋。

      里面放着的大部分都是医学经书,应该是药王的宝贝,因为就是他贴身的弟子,都没有资格进入藏经阁。

      “那么我们要躲多久,我的粑粑和妈妈还等着我去救呢,还有我小姨……”马书着急得哭了起来。

      “你就是被马丽甘选中的人?”药王好像什么都知道,马书也呆住了。

      “是呀,是呀,那又怎么着,我粑粑妈妈还不知是死是活呢……”

      “一天得不到噬魂珠,他们就会安全没事,你放一万个心,我了解姬魔王得很,小珍子,鬼爷没把你们灵枢山如何吧?”

      一句话又说到了李珍的痛楚。“灵枢山,没了……不过,鬼爷让马丽甘的鬼祭气场吸住了,坠入了无底深渊,暂时是出不来的。”

      “鬼丫头,是你搞的事吧,好,做得好,这一步走得很秒,果然你爷爷没有看错你。”

      “你们先住下,宽一下心,小珍子,你先给他做好前期的工作,这两天我在外面摸一下底,可不能让老巫婆给反杀了。”

      “药王,我是没问题,只是你的丹药足够吗?”药王走到一面墙壁前,伸手拍开了机关,从里面用一个托盘装了一托盘丹药出来。“这些,先用着,小珍子,我看你也该补补了,这里面你都熟悉,自便,告辞。”

      药王告辞之后苏灵还缠着李珍。“李珍,你们是不是知道我以前的事,怎么,我是收养的,我怎么不知道,这怎么回事?”

      苏灵迫切的想要知道自己的身世,李珍却偏偏不告诉他。“苏灵,这件事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晚知道比早知道好,你宽一万个心,苏山真的只是你养父。”

      从小的时候,苏灵就隐隐觉得自己和这个普通的家庭格格不入,可就是想不明白什么地方不合拍。

      长大结婚工作后更是,和叶素珍虽然生育了女儿苏晓,但是总感觉自己和她们,总隔着一层幕布,自己也说不清是什么原因。

      “既然远的不说,那么说说你们,你,和你爷爷是怎么盯上我的吧?”

      “苏灵,就是你和马丽甘的那场车祸引起了我爷爷的注意,你可能想不到,当时其实我和我爷爷在现场,你为何会当时感觉到玛丽甘沉重,你知道其中的缘故吗?”李珍好像要转移话题一样。

      “一开始我没有感觉,当我背着玛丽甘行走的时候,慢慢的感觉到她的身体有好几百斤的样子……这是怎么回事?”

      “因为你接触到的玛丽甘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团气,当这团气飘逸的时候,你会觉得轻,但当这团气凝聚下沉的时候,你会感觉到沉重……”

      “既然你们都看见了,为何不出手救我,难道就让我这样……被玷污吗?”苏灵咆哮了起来。

      “玛丽甘的灵魂之气能够渗透到你的身体,所以引起了我爷爷的注意,他推算过你的过去,发现你是百年难遇的撞灵之体,所以才会有了后来的发展……”到今天,李珍总算说出了隐藏在心中的秘密。

      后来,后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吸引了苏灵上山撞灵,见马书……

      “这么说,李珍,我也是你们设计的一颗棋子?”马书没有想到李珍心中会藏着这么多秘密,当即也感觉到非常的不舒服。

      “我们关注苏灵只是几个月的时间,但是你,马书,你从小我们就一直在关注,我几乎知道你所有的过去,没有我们,你也不会顺利活到现在……”

      李珍这话说得马书一愣一愣的。“你们可真会装,那么你们做这一切的目的是什么呢,李珍。”

      李珍被问住了,半天没有说上话来。“至于我们的目的,真不是一句两句能说通的,总之,你们两个能够走在一起,真的是机缘巧合……”

      第五十三章 解密

      “谁?”

      “一个了解你过去和未来的人,我不能告诉你他的名字。”李珍又卖了一个关子。

      “为什么是药王谷?”药王谷其实距离五兽山不远,也属于遂宁江上游。

      “因为他是药王。”

      苏灵快速的回忆了自己的一生,压根就没有相关的当事人。

      “不是你的记忆,是我爷爷的记忆,不是你的交情,是我爷爷的交情……”看来李珍说的药王谷的神秘人士应该是李逍遥的故交。

      药王谷。

      一个白胡子老头背负着药囊行走在山野小路,他查看了种植的草药园,今年草药的成长他很满意。

      然而,最近几天不知何故,药王谷来了好些陌生的商人,虽然装扮成商人的样子,假装和药王谷的人交易,其实对中草药一无所知,而且,这些人的口音还特别奇怪。

      胡容王已经一百二十三岁,整个药王谷从事草药生产的人对他是无所不知,大家都习惯见面叫了他一声“老神仙”

      他已经在这个地方生活了整整六十年,而且他的医学造诣已经名传四海,可是最近几日,胡容王总是感觉到惴惴不安。

      他的不安源于忽然多起来的陌生商人们,他甚至能够感觉到这些陌生人身上的杀气,看起来,这些走江湖的人士还是从北方来的。

      想起李逍遥曾经告诫过他的一件事,胡容王是心事重重。

      几个月前,李逍遥托了一个梦给他,李逍遥说他要离开这个世界了,然后胡容王就看见了一张陌生的脸,那张脸正是苏灵的脸。

      今天,他似乎在草药基地看见了这张脸,这张脸上裹满了毛巾,靠近胡容王的时候递给了他一张神秘纸船。

      然后他露了一下脸,这张脸和多日前李逍遥托梦中的那张脸一模一样。当然,这纸船他明白什么意思。

      这纸船曾经是灵枢山重要的物信,这说明,灵枢山的人已经来到了药王谷。

      胡容王将纸船拆开,里面就三个字。“藏经阁。”

      藏经阁是胡容王的秘密书库,竟然有人约会他到自己的秘密书库见面。

      多年行走江湖,藏经阁也是自己最看重的地方,虽然不说重兵把守,但是要进入也不是随便能够进入的。

      胡容王在藏经阁附近增加了封印,就是阻止更多的脏东西进入,而现在,对方竟然约自己藏经阁见面,说明对方已经破除了他的法力障碍。

      藏经阁,胡容王看着被破除的法障,当他听见藏经阁里面传来银铃一样的笑声时,就知道……李家那个调皮的丫头又来捣乱了……

      “小珍子……”胡容王叫了一声立即进入藏经阁,发现藏经阁里面站着三个人。

      “药王,不好意思,你的障碍墙被我破除了……”他看着李珍,忽然说了一句。“你又给我带了灾祸来,说吧,外面那些人是不是从北方来的。”

      “姬魔王……”这三个字让胡容王身体颤抖了一下。“难道老爷子说的事都应验了,小珍子,这个……这个就是你爷爷说的那个……人?”他分明是指着苏灵说的。

      “我叫苏灵,药王,李珍说你能知道我的过去和未来,那么你告诉我,我的过去是什么样的,我的未来是什么样的?”苏灵也毫不客气。

      “我不是神仙,怎么知道你的过去和未来,但是,小伙子,你其实不信苏……”

      这话让苏灵非常的不舒服。“我从生下来就姓苏,我的身份证户口本都是姓苏,我爸爸……”

      “苏山只是你的养父,你和他没有血缘关系。”药王竟然直接说出了苏灵父亲的名字,还说他和苏山没有血缘关系。

      他的嘴巴半天没有合拢,李珍笑了一下说。“现在还不是谈你身世的时候,药王,我是因为噬魂珠而来。”

      药王一听噬魂珠三个字,当即愣住了。“噬魂珠你们都敢碰?”

      “不是碰,是……现在噬魂珠在苏灵的体内,这些人,外面那些人,都是姬魔王派来的,目的就是准备在四十九日之内,一旦苏灵体内的噬魂珠开始反噬,他们就会下手,夺取噬魂珠召唤赤岭兽……”

      “赤岭兽也失控了?”药王说话的声音瞬间不淡定了。

      “是的,苏灵现在体内有三个灵魂,我爷爷,马丽甘,还有他自己的,现在,噬魂珠虽然暂时还在沉睡中,一旦它醒过来,这三个灵魂很有可能被吞噬……等到那个时候,事情就彻底失去控制了……”

      “既然你们知道后果,又为何要这么做?”药王反问了一句李珍。

      “更何况,我要如何相信你说的,噬魂珠不是凡物,他一个区区撞灵体,能够承受得住噬魂珠的蚀骨之痛?”

      李珍呵呵一笑。“所以说这是个奇迹,也说明了当年我爷爷的确没有看走眼……”

      “你爷爷真的走了?谁能杀死李逍遥?”

      “鬼爷……我爷爷封印赤岭兽失去了大半的修为,被鬼爷趁机而入……”

      药王摸着白胡子,想了半天终于说了一句。“你们暂时藏身藏经阁,要祛除噬魂珠的反杀之力也不是几天可以做到的,总之没事就不要露面,否则……大家都会有灭顶之灾。”

      藏经阁是一处天然的洞窟,经过人为改造后变成了一座奇怪的石屋。

      里面放着的大部分都是医学经书,应该是药王的宝贝,因为就是他贴身的弟子,都没有资格进入藏经阁。

      “那么我们要躲多久,我的粑粑和妈妈还等着我去救呢,还有我小姨……”马书着急得哭了起来。

      “你就是被马丽甘选中的人?”药王好像什么都知道,马书也呆住了。

      “是呀,是呀,那又怎么着,我粑粑妈妈还不知是死是活呢……”

      “一天得不到噬魂珠,他们就会安全没事,你放一万个心,我了解姬魔王得很,小珍子,鬼爷没把你们灵枢山如何吧?”

      一句话又说到了李珍的痛楚。“灵枢山,没了……不过,鬼爷让马丽甘的鬼祭气场吸住了,坠入了无底深渊,暂时是出不来的。”

      “鬼丫头,是你搞的事吧,好,做得好,这一步走得很秒,果然你爷爷没有看错你。”

      “你们先住下,宽一下心,小珍子,你先给他做好前期的工作,这两天我在外面摸一下底,可不能让老巫婆给反杀了。”

      “药王,我是没问题,只是你的丹药足够吗?”药王走到一面墙壁前,伸手拍开了机关,从里面用一个托盘装了一托盘丹药出来。“这些,先用着,小珍子,我看你也该补补了,这里面你都熟悉,自便,告辞。”

      药王告辞之后苏灵还缠着李珍。“李珍,你们是不是知道我以前的事,怎么,我是收养的,我怎么不知道,这怎么回事?”

      苏灵迫切的想要知道自己的身世,李珍却偏偏不告诉他。“苏灵,这件事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晚知道比早知道好,你宽一万个心,苏山真的只是你养父。”

      从小的时候,苏灵就隐隐觉得自己和这个普通的家庭格格不入,可就是想不明白什么地方不合拍。

      长大结婚工作后更是,和叶素珍虽然生育了女儿苏晓,但是总感觉自己和她们,总隔着一层幕布,自己也说不清是什么原因。

      “既然远的不说,那么说说你们,你,和你爷爷是怎么盯上我的吧?”

      “苏灵,就是你和马丽甘的那场车祸引起了我爷爷的注意,你可能想不到,当时其实我和我爷爷在现场,你为何会当时感觉到玛丽甘沉重,你知道其中的缘故吗?”李珍好像要转移话题一样。

      “一开始我没有感觉,当我背着玛丽甘行走的时候,慢慢的感觉到她的身体有好几百斤的样子……这是怎么回事?”

      “因为你接触到的玛丽甘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团气,当这团气飘逸的时候,你会觉得轻,但当这团气凝聚下沉的时候,你会感觉到沉重……”

      “既然你们都看见了,为何不出手救我,难道就让我这样……被玷污吗?”苏灵咆哮了起来。

      “玛丽甘的灵魂之气能够渗透到你的身体,所以引起了我爷爷的注意,他推算过你的过去,发现你是百年难遇的撞灵之体,所以才会有了后来的发展……”到今天,李珍总算说出了隐藏在心中的秘密。

      后来,后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吸引了苏灵上山撞灵,见马书……

      “这么说,李珍,我也是你们设计的一颗棋子?”马书没有想到李珍心中会藏着这么多秘密,当即也感觉到非常的不舒服。

      “我们关注苏灵只是几个月的时间,但是你,马书,你从小我们就一直在关注,我几乎知道你所有的过去,没有我们,你也不会顺利活到现在……”

      李珍这话说得马书一愣一愣的。“你们可真会装,那么你们做这一切的目的是什么呢,李珍。”

      李珍被问住了,半天没有说上话来。“至于我们的目的,真不是一句两句能说通的,总之,你们两个能够走在一起,真的是机缘巧合……”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