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group id="nYDGR"><var id="nYDGR"><th id="nYDGR"><link id="nYDGR"><select id="nYDGR"><tr id="nYDGR"><meter id="nYDGR"></meter></tr><noframes id="nYDGR">
        <legend id="nYDGR"><nav id="nYDGR"></nav><dl id="nYDGR"></dl></legend><nav id="nYDGR"></nav>
          <span id="nYDGR"><select id="nYDGR"><b id="nYDGR"></b></select></span>

          <tbody id="nYDGR"></tbody><thead id="nYDGR"></thead><rt id="nYDGR"></rt>
          2020-11-24 10:44:17

          “嘘,低调,低调……”吉娃冲着乌瑟做了一个眼色,示意身边这些舞者不可信。

          两人拙劣的表演可真是让人觉得尴尬,这分明就是要传话出来,但是为何两人特意说了这么多苏灵一直想弄明白但是却无法明白的事呢?

          李珍也陷入了沉默,这敌人不按常规出牌,按照她的预测,到了药王谷必然血战一番,然后大家用命去争夺噬魂珠的归宿,结果不是这样的……

          胡容王也做好了大战的准备,可是来的竟然是两个小配角,而且还将天大的秘密堂而皇之的说了出来。

          “他们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个秘密,几乎解释了马丽甘的由来。”苏灵不解的问。

          “大概是想迷乱我们的想法,洒一些烟雾弹吧,反正苏灵这段时间需要疗养,她不来找我们,我们还不远看见她呢。”

          “对,我也是这样想的,以静制动,看他们怎么变,我不相信了,姬魔王还能将我药王谷给毁了。”

          “胡容王,必要时候你必须飞鸽传书蛇王谷,做好联手准备是必须的。”李珍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开始吩咐起胡容王来。

          “那是,那是,如果有蛇王谷的帮助,事情会更好办得多。”

          李珍从身上取下一枚令牌。“这是灵枢山最后一枚令牌,灵枢不灭,胡容王,凭着这块令牌可以随时召集蛇王谷的人,我二师兄是识大体的人,见令牌如见我爷爷……你可妥善处置。”

          胡容王接过令牌,望着监控画面上的乌瑟和吉娃说。“这两小子怎么处理?”

          “他们那么喜欢女子,就投其所好唄。”

          “懂了。”

          苏灵已经吃了三盘丹药,说真的现在看见的丹药就想吐,可是李珍一挥手,第四盘丹药已经上桌子。“苏灵,再吃一盘。”

          “够了”苏灵两眼无神,精神沮丧,忍不住一阵呕吐。

          “够了你还得吃,要对抗你体内噬魂珠,你必须变强!”

          “吃这个能让我变强吗,我怎么感觉,再吃下去,我就要死了……”苏灵哭丧着脸。

          “臭小子,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我这丹药,随便一颗,都是汇集了天地灵气,日月精华,经过千锤百炼,三年成汤,五年成丹,十年方可形成这么高大上的丹药,你竟然……嫌弃……”

          这胡容王可真是够吹的,十年成丹,他以为是仙丹。

          “吹吧,又不是什么仙丹。”

          “它就是仙丹,要不是仙丹的话,你,别说你什么百年难遇,撞灵体质,早就让噬魂珠吞得毛都不剩一根了,现在你该庆幸,吃了我的仙丹,还能活泼健康的放两个屁……”胡容王看起来是真的生气了。

          “可是我真的吃不了了,即便是仙丹,也得有个度啊,我到顶了。”

          “哈哈哈,你要是不吃,我只能强行给你喂了!”胡容王不动声色,忽然说了一句,张嘴。

          苏灵好像着了魔一样,嘴巴乖乖的张开,咻一声,又几颗丹药弹射到他嘴中。

          “吞咽”

          咕噜,咕噜,苏灵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不受自己控制了。

          张嘴。

          麻蛋,嘴巴又张开了,他想用双手去合上不听话的嘴巴,可是……

          吞咽。

          张嘴……又来

          吞咽……

          李珍和马书笑得前仰后合,没有想到世界上还有这么野蛮的劝吃手段,苏灵眼珠子都气得鼓了起来。

          张嘴

          吞咽……

          又一盘丹药吃下去,胡容王这才罢休。

          “明天你还得加量。”苏灵一听,头脑好像嘭一声,整个大脑昏昏沉沉的,整个身体不听话一样漂浮起来。

          “咦,苏灵苏灵怎么回事,苏灵飞起来了……”马书叫了起来。

          李珍和胡容王你看我,我看你,脸上带着捉摸不透的笑容。

          “气场。”半天李珍才说出这两个字,只见苏灵周围,围绕着一些漂浮的淡蓝色的东西,那是气之光线。

          “小子,丹药起效了,现在,你意念将你身边的这些气场控制起来,让他们变成圆形……”

          苏灵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跟一个老鬼一样漂浮起来,而且身体还被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包裹起来。

          “苏灵,用望气,你会有大惊喜。”李珍吼了一句。

          苏灵赶紧启动望气,只见自己周围的世界完全变了,自己就是身处一个光线的世界,这些光跳动着,在自己身边无序的飞来飞去。

          “控制光,想象他们就是一个圆。”

          随着意念变幻,苏灵身边的光线瞬间合成了一个圆,这个圆围绕着自己,闪闪发光……

          但也只是片刻,苏灵一声惨叫,从几米高的空中跌落到地上,所有光线消失,留下的只有针扎一般的痛。

          “他还是很弱,不过,却让我们看见了黎明的曙光,好样的,小伙子,你是最棒的,现在你知道吃丹药的妙用了吧?”

          这时候却听见外面一阵喧哗,好像有大事要发生。

          几人戴了面纱,来到外面一看,竟然是有几个药材贩子和药王谷的商人起了争端。

          “我看你就不是来买药材的,药材的用途和价格你都懂,你敢说你懂?”

          药商人手上拿着一包草药。“我他妈还是第一次听说想用三千块买我这包草药的,你不是一个草包吗?”

          这些药贩子本就是萨满伪装的,此刻被揭穿,面色十分的难看,但是又不好发作。

          “你嫌弃价格低,你可以选择不卖啊,我又没有强迫你。”

          “兄弟,不是价格低,是……噗嗤,老子实在忍不了你不懂装懂的样子,老子这包草药实话告诉你,价格不过三百,你一上来就说三千要这包草药……哈哈哈……”

          萨满一阵尴尬。“我有钱,我乐意,怎么……”

          “我只是不明白你们这样买卖能赚到钱,按说我占了便宜应该不要声张才是,可是这几天我实在不明白,为何这么多外行愿意花三千卖我三百的药……太逗了,你能给我一个理由吗?”

          “我要的就是这种草药,我给的就是这个价,你愿意卖我就买,不愿意,拉倒呗,你声张什么?”

          “我只是觉得,一个人傻可以理解,这么多人傻到用三千去买三百的货,你们是来搞笑的……”

          这名商人明显不知道药王谷即将发生的大事!

          “这些萨满是搞什么名堂?”苏灵压低了声音问。

          “这只是一个误会,这草药在药王谷的确只值三百,但是在北方寒冷之地,因为地理因素,这草药可不止三百,卖上一万都有可能,实际上不是这些萨满不懂行,是这商人鼠目寸光啊。”胡容王这个解释差强人意。

          “为什么那么多人买,就是因为这个价格差,商人还将别人当傻子,其实他自己才是一个大傻子。”

          “价格相差这么多,为何没有人专做这么生意呢?”

          “小哥,这你就是外行了,这些人来现场买,省掉了车马费,你知道漠寒之地,光是运输费都得好几千吧,真要去做,那是绝对亏本的买卖啊,这些萨满也不傻,他们是顺路带货,赚点小钱而已。”

          “干什么,干什么……”乌瑟和吉娃也冲出了旅馆,这次是他们两带队,下面起纠纷了自然解决。

          药材商人一说,乌瑟和吉娃对看一眼。“三千,这草药你有多少我要多少,我给四千。”原本以为乌瑟和吉娃是来调节纠纷的,结果一看,又来两傻瓜。

          “哎哟,我做生意这么久了,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做生意的,好吧,我不说了,我嘴贱,不懂闷声发财,你们想要,跟我到仓库去,我仓库里面可有好几百斤呢,做完这批生意,老子就离开这药王谷了……”

          药材老板长得尖牙利嘴的,胡容王冷冷的哼了一声。“想离开我药王谷,没那么容易。”当然这话时看着药材老板的背影说的。

          “胡容王,这是个机会,要不要……”李珍眼睛一亮,意思再明显不过,去仓库动手,干掉乌瑟和吉娃。

          “稍安勿躁,要沉住气,敌不动我不动,两个小喽啰抓住了又怎么样?”

          “就是要让他们先乱阵脚,否则这样下去,我们正中了他们的拖延之计啊……”李珍也说的诶有道理,可胡容王还是摇头晃脑的。“小珍子啊,你什么时候才能学到你爷爷的沉着,在我药王谷有什么好怕的,放一万个心,即便是姬魔王来了,我也会让她跟狗一样滚回去……”

          胡容王这个人是阴晴不定,一开始还紧张兮兮的,现在又自信心爆棚,李珍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不过这些小子收这么多药草做什么?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胡容王是自言自语。

          “什么药草。”

          “仙宿草。”

          李珍楞了半天,猛然一拍脑门。“胡容王,他们这是要干大事啊,你想想,这仙宿草还有什么其他用途,仔细想想。”

          胡容王想破了脑袋都没有想出来,李珍在旁边提醒他。

          “仙宿草,黑纱石,蛇精油……”

          “迷魂炸弹,艹,原来这些人不是买药材,而是要搞大事……”胡容王惊叫起来。

          第五十五章 迷魂炸弹

          “嘘,低调,低调……”吉娃冲着乌瑟做了一个眼色,示意身边这些舞者不可信。

          两人拙劣的表演可真是让人觉得尴尬,这分明就是要传话出来,但是为何两人特意说了这么多苏灵一直想弄明白但是却无法明白的事呢?

          李珍也陷入了沉默,这敌人不按常规出牌,按照她的预测,到了药王谷必然血战一番,然后大家用命去争夺噬魂珠的归宿,结果不是这样的……

          胡容王也做好了大战的准备,可是来的竟然是两个小配角,而且还将天大的秘密堂而皇之的说了出来。

          “他们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个秘密,几乎解释了马丽甘的由来。”苏灵不解的问。

          “大概是想迷乱我们的想法,洒一些烟雾弹吧,反正苏灵这段时间需要疗养,她不来找我们,我们还不远看见她呢。”

          “对,我也是这样想的,以静制动,看他们怎么变,我不相信了,姬魔王还能将我药王谷给毁了。”

          “胡容王,必要时候你必须飞鸽传书蛇王谷,做好联手准备是必须的。”李珍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开始吩咐起胡容王来。

          “那是,那是,如果有蛇王谷的帮助,事情会更好办得多。”

          李珍从身上取下一枚令牌。“这是灵枢山最后一枚令牌,灵枢不灭,胡容王,凭着这块令牌可以随时召集蛇王谷的人,我二师兄是识大体的人,见令牌如见我爷爷……你可妥善处置。”

          胡容王接过令牌,望着监控画面上的乌瑟和吉娃说。“这两小子怎么处理?”

          “他们那么喜欢女子,就投其所好唄。”

          “懂了。”

          苏灵已经吃了三盘丹药,说真的现在看见的丹药就想吐,可是李珍一挥手,第四盘丹药已经上桌子。“苏灵,再吃一盘。”

          “够了”苏灵两眼无神,精神沮丧,忍不住一阵呕吐。

          “够了你还得吃,要对抗你体内噬魂珠,你必须变强!”

          “吃这个能让我变强吗,我怎么感觉,再吃下去,我就要死了……”苏灵哭丧着脸。

          “臭小子,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我这丹药,随便一颗,都是汇集了天地灵气,日月精华,经过千锤百炼,三年成汤,五年成丹,十年方可形成这么高大上的丹药,你竟然……嫌弃……”

          这胡容王可真是够吹的,十年成丹,他以为是仙丹。

          “吹吧,又不是什么仙丹。”

          “它就是仙丹,要不是仙丹的话,你,别说你什么百年难遇,撞灵体质,早就让噬魂珠吞得毛都不剩一根了,现在你该庆幸,吃了我的仙丹,还能活泼健康的放两个屁……”胡容王看起来是真的生气了。

          “可是我真的吃不了了,即便是仙丹,也得有个度啊,我到顶了。”

          “哈哈哈,你要是不吃,我只能强行给你喂了!”胡容王不动声色,忽然说了一句,张嘴。

          苏灵好像着了魔一样,嘴巴乖乖的张开,咻一声,又几颗丹药弹射到他嘴中。

          “吞咽”

          咕噜,咕噜,苏灵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不受自己控制了。

          张嘴。

          麻蛋,嘴巴又张开了,他想用双手去合上不听话的嘴巴,可是……

          吞咽。

          张嘴……又来

          吞咽……

          李珍和马书笑得前仰后合,没有想到世界上还有这么野蛮的劝吃手段,苏灵眼珠子都气得鼓了起来。

          张嘴

          吞咽……

          又一盘丹药吃下去,胡容王这才罢休。

          “明天你还得加量。”苏灵一听,头脑好像嘭一声,整个大脑昏昏沉沉的,整个身体不听话一样漂浮起来。

          “咦,苏灵苏灵怎么回事,苏灵飞起来了……”马书叫了起来。

          李珍和胡容王你看我,我看你,脸上带着捉摸不透的笑容。

          “气场。”半天李珍才说出这两个字,只见苏灵周围,围绕着一些漂浮的淡蓝色的东西,那是气之光线。

          “小子,丹药起效了,现在,你意念将你身边的这些气场控制起来,让他们变成圆形……”

          苏灵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跟一个老鬼一样漂浮起来,而且身体还被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包裹起来。

          “苏灵,用望气,你会有大惊喜。”李珍吼了一句。

          苏灵赶紧启动望气,只见自己周围的世界完全变了,自己就是身处一个光线的世界,这些光跳动着,在自己身边无序的飞来飞去。

          “控制光,想象他们就是一个圆。”

          随着意念变幻,苏灵身边的光线瞬间合成了一个圆,这个圆围绕着自己,闪闪发光……

          但也只是片刻,苏灵一声惨叫,从几米高的空中跌落到地上,所有光线消失,留下的只有针扎一般的痛。

          “他还是很弱,不过,却让我们看见了黎明的曙光,好样的,小伙子,你是最棒的,现在你知道吃丹药的妙用了吧?”

          这时候却听见外面一阵喧哗,好像有大事要发生。

          几人戴了面纱,来到外面一看,竟然是有几个药材贩子和药王谷的商人起了争端。

          “我看你就不是来买药材的,药材的用途和价格你都懂,你敢说你懂?”

          药商人手上拿着一包草药。“我他妈还是第一次听说想用三千块买我这包草药的,你不是一个草包吗?”

          这些药贩子本就是萨满伪装的,此刻被揭穿,面色十分的难看,但是又不好发作。

          “你嫌弃价格低,你可以选择不卖啊,我又没有强迫你。”

          “兄弟,不是价格低,是……噗嗤,老子实在忍不了你不懂装懂的样子,老子这包草药实话告诉你,价格不过三百,你一上来就说三千要这包草药……哈哈哈……”

          萨满一阵尴尬。“我有钱,我乐意,怎么……”

          “我只是不明白你们这样买卖能赚到钱,按说我占了便宜应该不要声张才是,可是这几天我实在不明白,为何这么多外行愿意花三千卖我三百的药……太逗了,你能给我一个理由吗?”

          “我要的就是这种草药,我给的就是这个价,你愿意卖我就买,不愿意,拉倒呗,你声张什么?”

          “我只是觉得,一个人傻可以理解,这么多人傻到用三千去买三百的货,你们是来搞笑的……”

          这名商人明显不知道药王谷即将发生的大事!

          “这些萨满是搞什么名堂?”苏灵压低了声音问。

          “这只是一个误会,这草药在药王谷的确只值三百,但是在北方寒冷之地,因为地理因素,这草药可不止三百,卖上一万都有可能,实际上不是这些萨满不懂行,是这商人鼠目寸光啊。”胡容王这个解释差强人意。

          “为什么那么多人买,就是因为这个价格差,商人还将别人当傻子,其实他自己才是一个大傻子。”

          “价格相差这么多,为何没有人专做这么生意呢?”

          “小哥,这你就是外行了,这些人来现场买,省掉了车马费,你知道漠寒之地,光是运输费都得好几千吧,真要去做,那是绝对亏本的买卖啊,这些萨满也不傻,他们是顺路带货,赚点小钱而已。”

          “干什么,干什么……”乌瑟和吉娃也冲出了旅馆,这次是他们两带队,下面起纠纷了自然解决。

          药材商人一说,乌瑟和吉娃对看一眼。“三千,这草药你有多少我要多少,我给四千。”原本以为乌瑟和吉娃是来调节纠纷的,结果一看,又来两傻瓜。

          “哎哟,我做生意这么久了,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做生意的,好吧,我不说了,我嘴贱,不懂闷声发财,你们想要,跟我到仓库去,我仓库里面可有好几百斤呢,做完这批生意,老子就离开这药王谷了……”

          药材老板长得尖牙利嘴的,胡容王冷冷的哼了一声。“想离开我药王谷,没那么容易。”当然这话时看着药材老板的背影说的。

          “胡容王,这是个机会,要不要……”李珍眼睛一亮,意思再明显不过,去仓库动手,干掉乌瑟和吉娃。

          “稍安勿躁,要沉住气,敌不动我不动,两个小喽啰抓住了又怎么样?”

          “就是要让他们先乱阵脚,否则这样下去,我们正中了他们的拖延之计啊……”李珍也说的诶有道理,可胡容王还是摇头晃脑的。“小珍子啊,你什么时候才能学到你爷爷的沉着,在我药王谷有什么好怕的,放一万个心,即便是姬魔王来了,我也会让她跟狗一样滚回去……”

          胡容王这个人是阴晴不定,一开始还紧张兮兮的,现在又自信心爆棚,李珍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不过这些小子收这么多药草做什么?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胡容王是自言自语。

          “什么药草。”

          “仙宿草。”

          李珍楞了半天,猛然一拍脑门。“胡容王,他们这是要干大事啊,你想想,这仙宿草还有什么其他用途,仔细想想。”

          胡容王想破了脑袋都没有想出来,李珍在旁边提醒他。

          “仙宿草,黑纱石,蛇精油……”

          “迷魂炸弹,艹,原来这些人不是买药材,而是要搞大事……”胡容王惊叫起来。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