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tion id="qXwJi"><area id="qXwJi"><legend id="qXwJi"><figure id="qXwJi"></figure></legend></area></tr>
<i id="qXwJi"><datalist id="qXwJi"><form id="qXwJi"><figure id="qXwJi"><ruby id="qXwJi"><em id="qXwJi"><figcaption id="qXwJi"></figcaption></em><td id="qXwJi"></td><li id="qXwJi"></li></ruby><object id="qXwJi"></object></figure></form></datalist></i>

      • <source id="qXwJi"><i id="qXwJi"></i><datalist id="qXwJi"></datalist></source>

        1. <dd id="qXwJi"></dd><option id="qXwJi"><video id="qXwJi"><mark id="qXwJi"></mark></video></option>
        2. 2019-12-15 09:44:37

          “嘴硬?很好,很对!你已经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并惹怒了我!活着不好吗?哎,你这年轻人,下辈子,别惹到你不该惹的人了!”

          虎哥露出了一个十分残忍的笑容。

          接着,他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狠狠一拳,对着陈然的太阳穴砸下。

          陈然则站在原地,不躲不避。

          仿佛已经被吓傻了一般。

          “这一拳,最少有打塌一棵树的力量!这小子今天死定了!”

          有人看出了这一拳的凶猛。

          胆小的甚至已经闭上了眼睛,不敢去看接下来的血腥一幕。

          但是,下一刻,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当虎哥的拳头,成功砸在陈然的脑袋上,陈然却一点事都没有,仍旧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

          反而是虎哥的手臂,发出了一道恐怖骨裂声音!

          “你能不能用力一点?”陈然环抱双臂于胸前,轻轻摇了摇头,“你刚才不是说要打死我吗?我站在这里让你打,求求你打死我,好吗?”

          “你……你是什么怪物……妈的,老子今天饶你一命,下次你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虎哥的一条手臂已经是碎碎的了,哪还有战意?转身就要跑路。

          “哦?你不准备动手了吗?那么,轮到我了。”

          陈然目中寒芒一现。

          只见他伸手虚空一抓,仿佛凌空握住了一把钢刀,向虎哥的方向凌厉一斩!

          唰!

          一道致命的凉意,迅速滑过虎哥的脖子,立刻令他如同石化一般,僵立在原地。

          他摸了摸脖子,颤抖的看见手心上,竟然有一道血迹。

          他这才发现,自己脖子已经被切出一道微不可见的伤口。

          若是这一斩再重一些,他的脑袋怕是当场就要滚落在地了。

          一刹那,他的裤裆里涌起一道暖流:他竟然被吓得尿出来了!

          再看陈然,如见鬼神!

          掌风为刀,覆手杀人!

          这正是内劲强者的手段!

          虎哥很强。

          但陈然,屠他如屠猪狗!

          “考虑清楚了吗?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要不要向我姐姐道歉。”

          陈然唇角上挑,说道。

          “扑通!”

          这一次,虎哥连想也没想,便直接跪在了地上,头如捣蒜的对陈雨桐磕头,得到了陈雨桐的原谅,这才敢落荒而逃。

          周围的食客早就看呆了。

          之前嘲笑过陈然的人,面上都泛起了浓浓的羞愧之意。

          他们本以为,陈然是自寻死路。可谁能想到,陈然竟然是一位内劲级的超级武者。

          最可笑的是:他们这些蝼蚁,竟然还敢嘲笑巍峨的山岳!

          “小然,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陈雨桐有点被吓到了。

          “我一直都很厉害呀,只是我很低调而已,其实我的实力和我颜值,一直都是成正比的!”

          陈然做出了一个很帅的动作,嘿嘿一笑。

          陈雨桐冷哼一声:“虽然你的颜值输了,但是,你的无耻赢了!”

          “扎心了呀,老姐。”

          陈然面露无奈。

          心中却松了一口气。

          他没有将陈家先祖传承的事说出来,正是不想陈雨桐为他担心。

          吃过面后,陈然和陈雨桐,离开了面馆,回到了陈雨桐的出租屋里。

          这是一座五十平米的小房子,只有一间客厅,两间卧室。

          浴室和厕所是一体,只有区区五平米的大小。

          可谓有些寒酸了。

          但是,在陈雨桐的装饰下,这个小房子,却充满了家的味道和温暖。

          “姐姐,我以后不去苏家了。”

          陈然突然道。

          陈雨桐一愣,然后问道:“为什么?”

          陈然没有说话。

          他不知道如何去说,所以,干脆不说。

          他不想将自己受伤的事,以及被苏家折辱的事,告诉陈雨桐。

          见到陈然沉默,陈雨桐敏感的觉察到了什么,也没再去问,而是浅浅一笑道:“不去也好,大户人家,我们也不好高攀。以后你好好学习,爸妈可关心你的成绩了,你要是能成为厉害的武者,爸妈在老家也能挺起腰杆了。”

          “嗯,我会努力的。”

          “乖哦!”

          陈雨桐微笑着摸了摸陈然的头,旋即,像是小猫一蜷在沙发上,吃起了薯片。

          不得不说,陈雨桐很美。

          肌如白雪,腰如束素。

          增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

          见陈然盯着自己看呆了,陈雨桐不禁好笑的走过来,用手捏了捏陈然的脸。

          “看姐姐干嘛,好看吗?”

          陈雨桐打趣道。

          “好……好看。”

          这时,陈雨桐离他很近,陈然甚至能闻到陈雨桐发丝上的香气,以至于,陈然的脸都有点发烫,说起话来都不利索。

          见到陈然居然脸红了,陈雨桐忍不住的咯咯笑出了声,一口亲在了他的嘴唇上。

          甜甜的,有些樱桃味儿。

          “我弟弟就是俊俏,不知道以后会便宜哪家姑娘。”

          陈雨桐舔了舔粉嫩的樱唇,揉了揉陈然的头发,咯咯笑了。

          陈然的脸更红了。

          陈雨桐可是十足的弟控。

          小时候,陈雨桐就喜欢亲他的脸。

          随着陈然渐渐长大,陈雨桐也改不掉这种亲密的动作。

          如果是外人,常;峋醯,他们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真害羞了?嘻嘻……你要是真喜欢我,以后,姐姐我干脆就嫁给你算啦,反正我是你爸妈捡来的,给你当童养媳也不错哦。”

          “你不娶我,难道,忍心看我嫁给别的男人?”

          陈雨桐禁不住继续调戏陈然道。

          见陈然刚不住了,她这才放过了他,哼着小曲洗澡去了。

          陈然这才松了一口气,立刻回到了房间锁上门,盘坐在床上开始修炼。

          他刚才真的是被这个妖精一般的女人,撩拨的浑身发热。

          进入修炼,他的心境才慢慢平静了下来。

          “雨桐姐,我会努力变强,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谁说穷人没有翻身日?”

          “我陈然,一定要改变我的命运!”

          ……

          陈家先祖留给他的东西,每一样都是极品。

          修行法诀、医道功法、符篆之术、望气改命……还有很多仙界的游历知识。

          靠着记忆里的修行方法,陈然修行速度一路攀升,很快,他就觉得,家里的灵气太稀薄,根本无法满足他的修行需要。

          于是,陈然悄悄出门,来到了一处山峰之巅,闭目盘坐到半夜,这才恋恋不舍的睁开眼。

          虽然,他只修炼了几个小时,但是,这几个小时的成果,比他过往十几年修行的成果还要多上不知多少倍。

          若是他早得到先祖传承,借助圣龙骨的力量,他怕是早就能够达到化境了!

          “没有圣龙骨,光光凭借纯阳圣龙体,配合先祖的修行法诀,我的修行速度都如此逆天。”

          “看来,想要更进一步,我必须要将圣龙骨夺回来。”

          陈然心中默念道。

          下山的途中,他突然发现,不远处似乎有呼救声。

          陈然走近一看,原来,是几个黑衣人,正抓着少女的手,将她往小树林里拖。

          还有一位中年男人,正目眦欲裂,与几个黑衣人围攻,显然是要去营救这名少女。

          这些黑衣人的实力都在暗劲巅峰左右,比中年男人的气息要弱上一些。

          但中年男人似乎受了伤,再加上,他们人多势众,很快,中年男人就陷入了败势。

          陈然眉头一皱,不过,还是不打算管这闲事。

          帮是情分,不帮是本分,他又不认识这些人,也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还是两不相帮比较好。

          正当陈然要离去时,两方人都发现了他。

          “小子,赶紧滚,我们的事,我奉劝你别插手。”

          一个黑袍人阴测测的盯着陈然,警告道。

          在他看来,这只是一个身上没有任何气息波动的年轻人,蝼蚁一般的垃圾而已。

          中年男人这时已经身受重伤,但还是强撑身体,对陈然道:“小兄弟,你快走,他们都是暗劲武者,杀人不眨眼的凶徒,你要是走得慢了,会被他们灭口的!”

          “哈哈哈,你这废物,人都快死了,还有心情关心别人?”

          一个黑衣人怪笑一声,抽刀斩去。

          等中年人狼狈躲过时,他顿时面露凶色,狠狠一脚踹在了男人的心门之处。

          “噗!”

          中年男人吐出一大口血,面色瞬间苍白了下来,整个人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而出,正好砸向陈然,被陈然一手推开。

          同时,也化解了他身上的力道,令他的伤减轻了七成。

          “你是好人吗?”

          陈然好奇的问道。

          中年男人已经凭这一掌,看出了陈然竟然是武者,而且是修行很深厚的内劲武者。

          于是,他连忙行礼,道:“前辈,我们是江海任家的人,这些黑衣人都是流窜在江海的江湖大盗,每个人都背着几十条人命,请前辈出手,救我家大小姐一命,事后,我任家必有重谢!”

          第三章 如屠猪狗

          “嘴硬?很好,很对!你已经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并惹怒了我!活着不好吗?哎,你这年轻人,下辈子,别惹到你不该惹的人了!”

          虎哥露出了一个十分残忍的笑容。

          接着,他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狠狠一拳,对着陈然的太阳穴砸下。

          陈然则站在原地,不躲不避。

          仿佛已经被吓傻了一般。

          “这一拳,最少有打塌一棵树的力量!这小子今天死定了!”

          有人看出了这一拳的凶猛。

          胆小的甚至已经闭上了眼睛,不敢去看接下来的血腥一幕。

          但是,下一刻,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当虎哥的拳头,成功砸在陈然的脑袋上,陈然却一点事都没有,仍旧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

          反而是虎哥的手臂,发出了一道恐怖骨裂声音!

          “你能不能用力一点?”陈然环抱双臂于胸前,轻轻摇了摇头,“你刚才不是说要打死我吗?我站在这里让你打,求求你打死我,好吗?”

          “你……你是什么怪物……妈的,老子今天饶你一命,下次你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虎哥的一条手臂已经是碎碎的了,哪还有战意?转身就要跑路。

          “哦?你不准备动手了吗?那么,轮到我了。”

          陈然目中寒芒一现。

          只见他伸手虚空一抓,仿佛凌空握住了一把钢刀,向虎哥的方向凌厉一斩!

          唰!

          一道致命的凉意,迅速滑过虎哥的脖子,立刻令他如同石化一般,僵立在原地。

          他摸了摸脖子,颤抖的看见手心上,竟然有一道血迹。

          他这才发现,自己脖子已经被切出一道微不可见的伤口。

          若是这一斩再重一些,他的脑袋怕是当场就要滚落在地了。

          一刹那,他的裤裆里涌起一道暖流:他竟然被吓得尿出来了!

          再看陈然,如见鬼神!

          掌风为刀,覆手杀人!

          这正是内劲强者的手段!

          虎哥很强。

          但陈然,屠他如屠猪狗!

          “考虑清楚了吗?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要不要向我姐姐道歉。”

          陈然唇角上挑,说道。

          “扑通!”

          这一次,虎哥连想也没想,便直接跪在了地上,头如捣蒜的对陈雨桐磕头,得到了陈雨桐的原谅,这才敢落荒而逃。

          周围的食客早就看呆了。

          之前嘲笑过陈然的人,面上都泛起了浓浓的羞愧之意。

          他们本以为,陈然是自寻死路。可谁能想到,陈然竟然是一位内劲级的超级武者。

          最可笑的是:他们这些蝼蚁,竟然还敢嘲笑巍峨的山岳!

          “小然,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陈雨桐有点被吓到了。

          “我一直都很厉害呀,只是我很低调而已,其实我的实力和我颜值,一直都是成正比的!”

          陈然做出了一个很帅的动作,嘿嘿一笑。

          陈雨桐冷哼一声:“虽然你的颜值输了,但是,你的无耻赢了!”

          “扎心了呀,老姐。”

          陈然面露无奈。

          心中却松了一口气。

          他没有将陈家先祖传承的事说出来,正是不想陈雨桐为他担心。

          吃过面后,陈然和陈雨桐,离开了面馆,回到了陈雨桐的出租屋里。

          这是一座五十平米的小房子,只有一间客厅,两间卧室。

          浴室和厕所是一体,只有区区五平米的大小。

          可谓有些寒酸了。

          但是,在陈雨桐的装饰下,这个小房子,却充满了家的味道和温暖。

          “姐姐,我以后不去苏家了。”

          陈然突然道。

          陈雨桐一愣,然后问道:“为什么?”

          陈然没有说话。

          他不知道如何去说,所以,干脆不说。

          他不想将自己受伤的事,以及被苏家折辱的事,告诉陈雨桐。

          见到陈然沉默,陈雨桐敏感的觉察到了什么,也没再去问,而是浅浅一笑道:“不去也好,大户人家,我们也不好高攀。以后你好好学习,爸妈可关心你的成绩了,你要是能成为厉害的武者,爸妈在老家也能挺起腰杆了。”

          “嗯,我会努力的。”

          “乖哦!”

          陈雨桐微笑着摸了摸陈然的头,旋即,像是小猫一蜷在沙发上,吃起了薯片。

          不得不说,陈雨桐很美。

          肌如白雪,腰如束素。

          增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

          见陈然盯着自己看呆了,陈雨桐不禁好笑的走过来,用手捏了捏陈然的脸。

          “看姐姐干嘛,好看吗?”

          陈雨桐打趣道。

          “好……好看。”

          这时,陈雨桐离他很近,陈然甚至能闻到陈雨桐发丝上的香气,以至于,陈然的脸都有点发烫,说起话来都不利索。

          见到陈然居然脸红了,陈雨桐忍不住的咯咯笑出了声,一口亲在了他的嘴唇上。

          甜甜的,有些樱桃味儿。

          “我弟弟就是俊俏,不知道以后会便宜哪家姑娘。”

          陈雨桐舔了舔粉嫩的樱唇,揉了揉陈然的头发,咯咯笑了。

          陈然的脸更红了。

          陈雨桐可是十足的弟控。

          小时候,陈雨桐就喜欢亲他的脸。

          随着陈然渐渐长大,陈雨桐也改不掉这种亲密的动作。

          如果是外人,常;峋醯,他们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真害羞了?嘻嘻……你要是真喜欢我,以后,姐姐我干脆就嫁给你算啦,反正我是你爸妈捡来的,给你当童养媳也不错哦。”

          “你不娶我,难道,忍心看我嫁给别的男人?”

          陈雨桐禁不住继续调戏陈然道。

          见陈然刚不住了,她这才放过了他,哼着小曲洗澡去了。

          陈然这才松了一口气,立刻回到了房间锁上门,盘坐在床上开始修炼。

          他刚才真的是被这个妖精一般的女人,撩拨的浑身发热。

          进入修炼,他的心境才慢慢平静了下来。

          “雨桐姐,我会努力变强,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谁说穷人没有翻身日?”

          “我陈然,一定要改变我的命运!”

          ……

          陈家先祖留给他的东西,每一样都是极品。

          修行法诀、医道功法、符篆之术、望气改命……还有很多仙界的游历知识。

          靠着记忆里的修行方法,陈然修行速度一路攀升,很快,他就觉得,家里的灵气太稀薄,根本无法满足他的修行需要。

          于是,陈然悄悄出门,来到了一处山峰之巅,闭目盘坐到半夜,这才恋恋不舍的睁开眼。

          虽然,他只修炼了几个小时,但是,这几个小时的成果,比他过往十几年修行的成果还要多上不知多少倍。

          若是他早得到先祖传承,借助圣龙骨的力量,他怕是早就能够达到化境了!

          “没有圣龙骨,光光凭借纯阳圣龙体,配合先祖的修行法诀,我的修行速度都如此逆天。”

          “看来,想要更进一步,我必须要将圣龙骨夺回来。”

          陈然心中默念道。

          下山的途中,他突然发现,不远处似乎有呼救声。

          陈然走近一看,原来,是几个黑衣人,正抓着少女的手,将她往小树林里拖。

          还有一位中年男人,正目眦欲裂,与几个黑衣人围攻,显然是要去营救这名少女。

          这些黑衣人的实力都在暗劲巅峰左右,比中年男人的气息要弱上一些。

          但中年男人似乎受了伤,再加上,他们人多势众,很快,中年男人就陷入了败势。

          陈然眉头一皱,不过,还是不打算管这闲事。

          帮是情分,不帮是本分,他又不认识这些人,也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还是两不相帮比较好。

          正当陈然要离去时,两方人都发现了他。

          “小子,赶紧滚,我们的事,我奉劝你别插手。”

          一个黑袍人阴测测的盯着陈然,警告道。

          在他看来,这只是一个身上没有任何气息波动的年轻人,蝼蚁一般的垃圾而已。

          中年男人这时已经身受重伤,但还是强撑身体,对陈然道:“小兄弟,你快走,他们都是暗劲武者,杀人不眨眼的凶徒,你要是走得慢了,会被他们灭口的!”

          “哈哈哈,你这废物,人都快死了,还有心情关心别人?”

          一个黑衣人怪笑一声,抽刀斩去。

          等中年人狼狈躲过时,他顿时面露凶色,狠狠一脚踹在了男人的心门之处。

          “噗!”

          中年男人吐出一大口血,面色瞬间苍白了下来,整个人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而出,正好砸向陈然,被陈然一手推开。

          同时,也化解了他身上的力道,令他的伤减轻了七成。

          “你是好人吗?”

          陈然好奇的问道。

          中年男人已经凭这一掌,看出了陈然竟然是武者,而且是修行很深厚的内劲武者。

          于是,他连忙行礼,道:“前辈,我们是江海任家的人,这些黑衣人都是流窜在江海的江湖大盗,每个人都背着几十条人命,请前辈出手,救我家大小姐一命,事后,我任家必有重谢!”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