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象金融>行业资讯>我们如何在股市里沦为乌合之众?

我们如何在股市里沦为乌合之众?

分类:解读作者:红象金融研究员 陈晓锋 2015-8-18 18:25
有些时候,我们需要摒弃时代的狂欢,做一个孤独的人。

 

120年前,法国人古斯塔夫·勒庞,以法国大革命为案例,撰写的新书《乌合之众》出版。

 

两周前,红象金融研究员读了这本书,惊讶的发现,书中对“群众”的描写,是那么的惊人而贴切。从法国大革命到希特勒上台,从希腊暴乱到香港“占中”,从全民创业到全民炒股,一次又一次,我们陷入了集体的疯狂。

 

说说股市吧。我炒股也有3、4年了,观察了很多人,包括自己。可以不谦虚的说,我在很多股票上的操作都很灵活,该止损该割肉毫不犹豫,因此也赚了不少钱。

 

但今年,我在一只股票上亏损接近50%。这只个股就是中国南车(中国中车)。

 

我真正买入中国南车是在今年4月份,中国南车发布重组公告之后。事实上,这一公告非常明确,其实对于未来没有太大超预期的可能性。但当时,我的朋友们一起在聊这只股票,一个人看好、两个人看好,最后大家都看好了。

 

大家看好的理由各不相同。复牌后,中国中车的股价暴跌,大家也在相互鼓励,提供很多不会继续跌的理由。最后呢?结果大家都看到了。

 

当然,我的情况不能说明太多问题。那就说说我对其他人的观察。今年3月份,我被不同的朋友拉进了各种各样的股票群,其中既有技术派为主的,也有基本面派占优的,还有的股票群则纯粹传递消息。

 

 

 

这几个月,我深刻的感受到了这些股票群的变化:它们自身鲜明的特点,随着一个一个人的加入而湮灭。最终,几乎所有的股票群都变成了炫耀战绩、找到一个又一个看多理由和发段子的场所。

 

情况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呢?开始的时候,大家对股市有怀疑,是欢迎理性分析的。但当大盘超过4000点,尤其国家媒体开始出来渲染“国家牛市”之后,部分激进者已经不考虑这些狗屁理论,开始说“快买把”、“分析就错过了”、“买点吧”、“我两天赚了20%”。

 

这些是情绪的传播,很多人都觉得不买就亏了。这一力量在普通人那里,远远超过所谓的理性。如果感觉分析是傻逼,为啥还要分析?我又不傻,对吧?

 

不仅是普通人,所谓专业的从业人员一样超不出这个规律。

 

 

我给你说一个现象:今年5月份的时候,大批基金在发行“一带一路”概念的新基金。但其实4月底算是一带一路概念的最后狂欢,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很难看出持续上涨的可能,基金们居然就扎堆发行了。之后呢?一带一路分级基金算是没有享受过任何高峰,套住了大批投资者。

 

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了真理。当今天的大跌之后,我开始问自己:在股市中,我们是不是跌进了一个巨大的陷阱,当新华社说“4000点是牛市起点”,有多少人失去了独立的判断,将这一表态当成了基本事实?

 

“群体不仅在好恶情绪之间莫衷一是,它甚至可以眨眼之间就从最野蛮、最血腥的狂热过渡到最为极端的宽宏大量和英雄主义。”勒庞在书中写到,“群体很容易做出即使刽子手也会心中不忍的残忍行为,但很可能就在一瞬间,他们又会轻易地为某种当他们是独立个体的时候压根儿不信奉的教义而流血牺牲,慷慨就义。”

 

当集体愚蠢的时候,我们总有无限的勇气。因为,我们与别人站在一起。

 

但是,落水者是救不出落水者的。

 

有些时候,我们需要摒弃时代的狂欢,做一个孤独的人。

 

本文为红象金融研究中心原创作品,欢迎转载。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涉及版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

3
分享到: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